猎奇

在贫穷的墨西哥,法律阻止不了代孕的发展

编辑:gazhi   发布时间:2017-12-26 14:09 星期二   

晾衣绳下站了4个姑娘,突出的肚子显示她们有孕在身。她们是失业的Hernandez 姐妹,却并没有为人母的喜悦。

338D78D600000578-3559777-Family_business_The_Hernandez_sisters_from_left_to_right_Milagro-a-4_1461766930868从左至右Milagros(30)、 Martha(30)、Paulina(22)、Maria(27)

因为她们出租了自己的子宫,给欧洲人代孕,那些渴望孩子的客户会支付比这些姑娘20年收入还要多的金钱。

Martha说:“邻居指责我们是在贩卖婴儿。但我们是失业的单身妈妈,也要为饭碗打算啊。”这姑娘正在为一对法国同志代孕,现在已经有4个月了。

 3394758100000578-3559777-Heartbreak_But_handing_the_babies_who_are_not_genetically_relate-a-5_1461766935594

最早进行代孕业务的是大姐Milagros,她在2013年就开始“出租子宫”。在这个贫困的国家,代孕是一项蓬勃发展的产业。

她做出这个决定也非常实际:Hernandez是个大家族。大家都挤在一起过得紧巴,所以“每个家庭成员都应该工作营生”。

Milagros说,如果出租子宫就能像其它工作一样赚钱养家,那就当一份工作来做呗。她已经有了3个孩子,还是跟不同的男人所生。她笑着表示“代孕和性唯一的不同就是少了上床的乐趣”。

 338D785A00000578-3559777-Making_a_living_Milagros_is_now_on_her_third_surrogacy_and_is_du-a-10_1461766958287Milagros

看到大姐因为代孕赚到了11000英镑(约9.8万人民币),很快四姐妹都加入了这个行业。

毕竟,平均每次代孕的收入在10000英镑(约8.9万人民币),而且怀孕期间所有的开销委托人都会报销。家族里那些在大城市打工的男人,将近10年才能赚这么多。

“作为一个生活在Villahermosa(比亚埃尔莫萨)的单身妈妈,要么当女服务员,要么当妓,但是代孕能养活我和孩子。”Milagros说。

 338D76A700000578-3559777-Matriarch_Grandmother_Lourdes_81_in_polkadots_admits_she_encoura-a-6_1461766938644

Hernandez大家族的女族长看起来比她81岁的年纪要年轻得多,她站在门前听完了整段对话,点头同意了这个看法。

“要是年龄允许我也愿意出租。”她说,“姑娘们靠着自然的天赋获得了财富。”

338D769A00000578-3559777-Clever_I_d_rent_out_my_own_womb_if_I_could_Lourdes_said_A_woman_-a-11_1461766962360女族长

但对姑娘们来说,这并不“自然”,因为她们要把怀胎十月的孩子交出去。经历10月怀胎和出生的头十天的母乳喂养后,她们很难完全切断自己和孩子的羁绊。

Paulina看到过姐姐们把孩子交给客户的画面。7周后她也要面临相同的抉择,这个年轻的妈妈表示她“害怕把自己孩子交出去的时刻”。

Milagros也一直都想遗忘那些画面,她表示第一次把孩子交给客户是她最伤心的时候,那对夫妇后来完全断了联系。

  • “我经常半夜惊醒,然后想着这个孩子在做什么。希望现在的客户能愿意我把孩子交给他们后,还能告诉我孩子的消息。”

338D788A00000578-3559777-Inspiration_Milagros_does_this_for_her_daughters_pictured_tellin-a-13_1461766968679Milagros自己的孩子

Martha说:“你必须切断自己的感情。”但是很快,她好像忘记了自己说的话,自豪地拿出了一张照片炫耀自己的代孕第一娃。

她的客户(也就是这个小女孩的爸爸)经常会在Facebook上发些照片给她,告诉她这个两岁小女孩的近况。Martha希望能一直看到客户发来的照片。

“我强迫自己切断和孩子的情感,但最后都是无用的。”她承认。

“当医生把生出来的孩子给我看,我看到她的脸就觉得像我。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心和脑的博弈。在和孩子单独相处的三天内,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但我知道这种疼爱我不该拥有。”

“在他们离开后的一个月内,我非常伤心。经常半夜惊醒感觉孩子在喊我,但醒来一看空无一人。”

338D9A8600000578-3559777-Smart_choice_Martha_was_the_second_to_take_up_the_family_busines-a-7_1461766942788Martha和自己的孩子

但是对Martha来说,她得到的比失去的要多。

她是3个孩子的妈,但只有两个和她一起住。最小的那个跟爷爷奶奶一起,因为他们不同意让孙子和妈妈住在一个“肮脏”的地方。

现在靠着自己代孕挣得第一桶金14000英镑(约12.5万人民币),她终于能搬出原来的破房子。新家下月就能入住了。

 338D76AB00000578-3559777-Going_it_alone_New_regulations_have_been_bought_in_to_Tabasco_wh-a-14_1461766972515

她们赚的只是整个代孕产业很小的一部分,仅Tabasco(塔巴斯科州)代孕行业一年的产值就高达9千万英镑(8亿人民币)左右,但姑娘们并没有因此发财,因为其中的大头早已被代孕中介抽走——代孕中介给客户报价48000英镑(约43万人民币),但他们只付给代孕姑娘10000英镑。

gaydads1同性伴侣是代孕产业的重要客户

众所周知,这是一个灰色行业。到处都是伪造的医疗文件,还有关于孩子抚养权的法律之争,甚至还有强迫堕胎——这些只是Milagros知道的冰山一角。

Milagros第一次代孕是在2013年。如果成功代孕,她能拿到16000英镑(约14万人民币)的报酬。但是怀到一半,她被要求流产因为客户不想要了。按照合同,流产也能让她拿到一半酬金,但迟迟没有兑现。

2E6B1BDF00000578-3317315-image-a-43_1447435858771通常的情况是:为了抚养自己的孩子,当地姑娘不惜出租子宫

直到最近Tabasco政府才开始采取措施整治代孕行业。但这可能为时已晚:代孕在这样的贫困地区司空见惯。用当地人的话来说:“这些穷姑娘都知道把子宫租给外国佬能换钱。”

至于像Hernandez姐妹这一类,她们只希望能绕开那些规定,然后赚到更多的钱。“只要我还能生,我就还会继续出租我的子宫。我牺牲自己的身体,为了能在一个贫困的环境里追求希望。” 

338D767500000578-3559777-Accusations_Others_in_the_community_have_accused_the_sisters_of_-a-15_1461766977070

强制堕胎和空头承诺:墨西哥代孕产业的黑暗面

生孩子应该是一个美梦。但对一些卷入墨西哥秘密代孕行业的人来说,很快就变成一场噩梦。这是一个在很大程度上不受监管的行业,交易双方都很容易遭受损失。

_76784565_16d7c1f4-07f2-4ae6-abc8-994dbe3e2b2a

想要成为父亲的Pedro Luque说:“我发现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谎言。”代孕中介伪造了怀孕B超以及怀孕试纸,骗了他43000欧元(约33.9万人民币)。

在Tabasco,没有禁止代孕的法律。这灰色的法律地带曾导致了2011年代孕热潮。在黄金时期,每月有超过200名代孕妈妈通过代孕机构和超过35个国家的客户达成代孕关系,

代孕费通常在32000英镑(约28.6万人民币)至64000英镑(57.2万人民币)之间。

India1_web.jpg.pagespeed.ce.MEU2jNRGKb

“所有交易都是现金交易。没有税,所有交易都在私人诊所里完成,很少被国家监督。”Leon Altamirano说。他办了一个中介,专门在 拥有220万人口的Tabasco中寻找适合的代孕妈妈。

代孕姑娘们拿到的代孕费基本不会超过代孕总金额的四分之一。很多客户和代孕妈妈都是这个不受监管的行业受害人。

first-date-460_0

Tabasco州现在打算开始取缔这个行业。但当地律师事务所的Leon告诉记者:“法律阻止不了这个行业的发展。无法生育的夫妻总是想要找代孕来满足自己成为父母的梦想。”

(完)


 文章来源:dailymail / 译:粽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