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

“换头手术”,已经实验了一百多年

编辑:gazhi   发布时间:2017-12-25 02:46 星期一   

如果你的毛发、内脏,甚至四肢坏掉了,当代医学是能够实现活体替换的——只要有人愿意把他的器官给予你。

Stephen Hawking

普遍认为,如果霍金的头部如果能够置换到健康的躯体上,他的科学成就将更上一层楼

但作为神经中枢的头部,依旧是医学“禁区”。且不说把头部移植到新的身体上“你是否还是你”的伦理问题,光是巨量组织缝合和强烈的排异反应,就能轻易要你手术失败。

前两天,中国医生任晓平和意大利医生合作,宣布完成全球首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任医生本人在面对媒体时,反复使用“医学界的阿波罗登月”来称呼。

CQeV-fynwxum5905776

面对国内外同行和媒体的关注甚至质疑,他本人也表示,因为这次手术是在尸体上进行的,因此不能叫做“成功”,只能叫做“完成”。

你或许并不知道,人类对于“换头”手术一直保有兴趣,各种相关研究实验已超过百年。

狗头实验

早在1908年,在血管连接方面颇有建树的法国外科医生Alexis Carrel,与美国医生Charles Claude Guthrie合作,将一只狗的头部嫁接到了另一只完整的狗身上,通过颈部动脉供血。

这项手术看似成功了,但是没几个小时,情况便迅速恶化,之前还张嘴吐舌的狗头迅速蔫了,几小时后,狗头死亡。

Slide3251

后来Carrel因为器官移植方面的贡献获得诺贝尔奖,而Guthrie却因为饱受争议的换头手术而被诺贝尔奖拒之门外。

1954年,苏联医生Vladimir Demikhov也在狗的身上做了类似的实验,他成功将一条小狗的前半个身子嫁接到了一条德牧的脖颈上,令人惊讶的是,两个狗头都能够看、听、闻,以及呼吸和吞咽。

pS5cp1N

从50年代到60年代,Demikhov一共做了20余次狗头移植实验,其中活的最长的一次是29天,但很无奈。狗头们最终都由于强烈的排异反应而死亡。

a47e503d44dd2ead7a025a149d729454

按照现代标准来说,这种实验是残酷的,Demikhov在当时也是顶着争议在做。但他的目的很单纯,希望自己的试验能够拯救人类的生命。

当生活杂志在1959年将Demikhov的实验记录并刊登之后,这甚至成为了苏联医学“进步”的一项证据。

polycephaly

同样是在1959年,一群中国的科学家得知苏联的换头手术,决定迎头赶上。在加拿大海归医学博士赵士杰的带领下,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外科的专家们连续进行了6次试验。

前四次全部失败;第五次,双头狗活了32小时;到了第六次,一只被取名“贡献”的小狗的前半身被分离,移植到了一只被取名为“勇士”的大狗脖子上。

M000667CggSA1WdJN6Ac9xKAABdK-2gcSI364

这次试验比较成功,术后,大小狗都恢复良好,并且接受了包括哈尔滨市领导在内的上百人探访。直到手术后的第五天,小狗“贡献”才死亡。

M000667CggSA1WdJQOAFD3HAABGVgvUWpU427

猴头实验

总结来看,人类在狗身上的实验还是较为成功的,一系列手术证明了换头手术并非“无稽之谈”。但鉴于排异反应之类的难以解决的原因,手术实际意义不大,那么如何进一步往人类身上推进呢?当然是找和人类最接近的物种:猴子。

pic7

1970年,同样是在苏联手术的启发下。美国神经学教授 Robert J. White领导了一组科学家,进行了一场饱受争议的手术:把一只猴子的头部移植到另一支猴子身上。

同样,这次试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成功的,苏醒之后的猴头能够听、闻、尝、看。为了预防大脑供血不足,医生还用高温仔细地把血管“焊”在了一块。术后,这只猴子甚至还试图咬伤工作人员。最终,它活了8天,同样死于排异反应。

scimmiaesperimenti

2001年,White医生重复了此项猴头移植手术。后来他写到:在动物身上的低温保存和头部移植,完全可以在人类身上复制……

不过,White医生也因为此类实验而陷入危险,抗议人群会在他的生日宴上大闹,寄给他血淋淋的假人头做威胁。他也被成为“屠夫博士”。动物保护组织给他的评语是“残忍活体解剖勾当的集大成者”。

2257548.main_image

2016年,中国医生任晓平同样实施了一项“成功的”猴子换头手术,术后,由于脊髓未连接,猴子处于瘫痪状态。出于人道考虑,20小时后这只猴子被“人道死亡”。

QQ截图20171124170621任医生在狗和老鼠身上都做过实验

除了狗和猴子之外,科学家还在老鼠和狗身上做过脊髓切断实验,因为,脊髓能否自愈,是换头手术后,一个生物是否能够行动身体的重要条件。

ugh6qdgs6dzefjmhwfdr韩国实验中被切断脊髓的小鼠仍然可以挪动

lb0wz1eujsrlosite2nk被切断90%脊髓的小狗运动嗯呢公里在术后(a)10天(b)14天(c)17天(d)20天,(e)24天的恢复情况

还有不少传言指出,冷战期间,美苏搞生物科技竞赛,搞过很多猫、兔、狗、老鼠之间相互换头的实验,但我们没有找到相关资料,在此不表。

那么,可以说,迄今为止,“换头手术”的各项准备很充分,技术手段相对成熟,理论方面也可行,并且人类的头部/大脑的低温保存技术也出现了,不少人在绝症后选择把自己的大脑冷冻下来在未来复活。

ruxnz9a2zlg8lov4lxrr

事实上,除了排异反应和伦理争议,在不少科学家眼中,换头术已然势在必行——就差做一次人体手术了。

这次在尸体上完成“换头”的任医生,早在年初就曾被爆出,将和意大利医生Sergio Canavero一起,在2017年底的哈尔滨做出首例活体人体“换头”手术。

sergio-canavero-xiaoping-ren两位医生

这项手术的志愿者则是来自俄罗斯的计算机学家Spiridonov,他患有肌肉萎缩症,希望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valery-spiridonov-head-transplantSpiridonov

总而言之,活体人类头部移植手术是否可行?道德伦理问题如何突破?一切都已箭在炫上。

(完)


资料来源:ipfsgizmodonewsweek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