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

这支不乏超模的女子部队,让恐怖分子胆寒

编辑:Mr.Sui   发布时间:2017-11-17 17:40 星期五   

随着两声巨大的爆炸,断垣残壁后的记者顿时尿如雨下,而一旁的库尔德女兵脸上滑过一丝轻蔑,说了句:“这只是我们库尔德女子部队在例行与ISIS说早上好。”

  • 记者:“你们不害怕吗?毕竟你们也是女人。”
  • 女兵:“该害怕的是ISIS,那群畜生深信被女人杀死会下地狱。”

timg (17)

这两年欧亚大陆被ISIS搅得民不聊生,消灭他们成为了全人类的目标。

随着上个月叙利亚卡拉城(就是ISIS宣称的自己家首都)被攻陷,ISIS再也无力掀起大风浪。在挺进卡拉城的部队中,有一支巾帼不让须眉的库尔德女子部队引起关注。

  • 在与恶魔对抗中,这些姑娘的枪一扛就是5年。她们知道自己一旦被俘虏面临的是“性奴”和“斩首”,但宁愿“随时给自己留一发子弹”,也要坚守在抗击ISIS的第一线。

timg (18)

库尔德女子部队是一支成立于2012年的“新军”,到现在成员早已过万,个个都是能让ISIS跪下的女战士。

BBC的记者这样描述库尔德娘子军:一身戎装,肩扛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看起来和其他士兵没有什么区别。但收进帽子里的长发,和脸上稍许的妆容,才让人恍然大悟——啊,这是女兵。

5年的战争生涯里,这些靓丽的妹子选择穿上军装,将一个民族的命运抗在自己并不宽厚的肩膀上。

timg (19)

显然,这些姑娘并不是天生的钢铁战士。

在踏上战场之前,她们有的是记者,有的是小贩,甚至还有超模。如果没有ISIS,可能一辈子都是家人的掌上明珠,但现实硬是把一群软妹逼成了“黑寡妇”。

微信截图_20171110210222Joanna Palani

Joanna Palani,参加库尔德女子部队前是丹麦一名不谙世事的留学生。在目睹了ISIS的暴行之后当场暴走,卷起铺盖卷就跑到中东参加了库尔德女子部队。

于是一个仙美的女大学生,就变成了人头价值百万的女狙击手…..

微信截图_20171110212355

据英国媒体《每日邮报》报道,这个被ISIS称为“死亡女神”的狙击手在两年内一共干爆了100多名恐怖分子的头。

鬼魅般的她在战场上给了敌人极大的威慑,以至于ISIS悬赏100万美元取她首级。

微信截图_20171110212329

她在Facebook上写道:

  • “为了争取妇女的权利,为了民主——这是我在丹麦学习到的价值观。”

微信截图_20171110214400

微信截图_20171110212545Tiger sun

Tiger sun,曾是加拿大超模,年轻时机车超跑是标配。而经过时间的沉淀,现在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不出意外的话,Tiger可以随时间优雅的老去,但ISIS的出现让她改变了这种想法。

微信截图_20171110214153

到达叙利亚后,她加入了库尔德女子部队的前线部队,经过训练后马上杀进前线与IS战斗。

后来她因为腿部被弹片击伤被迫离开前线回到加拿大修养。

微信截图_20171110215649

在库尔德女子部队,像她俩这般的女子还有10000多个。不仅每天凭借柔弱的身躯对抗着世界上最恐怖的男人,还在全世界人面前表现出了真. 女权主义者们最令人尊敬的姿态。

微信截图_20171110221100Farashen Megriva

女战士Farashen Megriva,18岁时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她说:

  • “我们为全世界所有妇女的自由而战。ISIS想将女性从地球上消灭,但我们库尔德娘子军绝不允许。”

微信截图_20171110221008齐兰.奥尔凯什

齐兰.奥尔凯什,18岁。2011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她说:

  • “从加入那一刻起,我才感到真正实现了与男性的平等。在一次战斗中,我们10人小分队歼灭了30名伊斯兰武装分子,但我们从来不会做出斩首这样的恶行。”

微信截图_20171110221209

ISIS的世界里,对女性的歧视是令人发指的。

他们相信当自己在“圣战”中牺牲会“进入天堂”,还会有“蜂蜜和72个处女”等着自己,但是如果是死在女人手上,则会直接下地狱。

正因为如此,ISIS的人在与女子部队作战时往往会陷入两个极端,有的是见女兵就落荒而逃,而剩下的则是陷入极度疯狂,对女兵赶尽杀绝。

微信截图_20171110221708杰伊兰·厄扎尔普

2014年7月,19岁的女战士杰伊兰·厄扎尔普和6名女战友在科班附近遭遇伏击,她弹药用尽,在恐怖分子围上来时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了自己。

timg (21)

2014年7月,“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主管拉明·阿卜杜勒·拉赫曼说:

一名库尔德女战士对科班东郊一处“伊斯兰国”阵地发动自杀式袭击,向正在聚集的极端武装人员投掷数枚手榴弹,随后引爆炸药,与敌人同归于尽。

微信截图_20171110222357Ceylan Ozalp

Ceylan Ozalp,19岁,在叙利亚Kobane遭遇埋伏被包围,在子弹打光后用无线设备说了声“再见”,然后饮弹自尽。

微信截图_20171110222752

2017年5月,这位曾出现在节目《侣行》中、被中国网友誉为“最萌萝莉兵”的库尔德女兵被传死于一次汽车炸弹袭击,所在部队也全部阵亡。

微信截图_20171110223103

2015年6月,一名女兵坐在亲生兄弟的坟前。她的兄弟在科巴尼的战斗中被恐怖分子打死,而她也同样参加了那场战役。

当时跟她兄弟一样死在她身边的,还有很多库尔德女兵。

微信图片_20171110223814

到目前为止,虽然ISIS已经凉的差不多了,但库尔德女子部队的女权战争之路才刚刚开始。相比于IS的覆灭,消除很多地区歧视女性的思维才是世界上最难的任务。

好在姑娘们从不气馁,虽然每日与牺牲相伴,但她们总能从团队中寻找到意思慰藉,然后擦干眼泪,继续上路。


 编辑:Mr.Sui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