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

痒死了!这不只是一句玩笑

编辑:Mia   发布时间:2017-10-13 21:27 星期五   

朋友,简单互相挠痒痒自然可以当作亲密手段。但如果一直笑下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虽然满清十大酷刑和来俊臣的“刑求八法”里没提到过这种酷刑——笑刑(Tickle Torture),但它确实遍布全球各地,而且源远流长。

笑11

在汉朝时期由于“刑不上大夫”,针对贵族的笑刑便应运而生:既能很好地折磨对方,又不在身体留下任何刑罚痕迹。

在古罗马,施刑者给凡人脚板心涂满盐水或者蜂蜜,然后让山羊去舔,舔完再继续涂盐。一开始,你会觉得一阵又一阵战栗般的瘙痒和快感像电流般传遍全身,忍不住哈哈大笑。

笑着笑着声音渐渐变小,变成哭喊和哀嚎但却无法停止,再接着笑下去,会呕吐、昏迷、大小便失禁,缺氧窒息引发死亡,俗称“活活笑死”

笑5

这不是我玩笑…..
史书记载,活活笑死的名人可不少

希腊画家宙克西斯,有一次画爱与美之神阿芙洛狄特。让他作画的女雇主坚持要做画中模特。宙克西斯觉得这幅画太滑稽,笑死过去;

1410年,阿拉贡国王马丁因消化不良和失控狂笑而死;

1556年,作家彼得罗·阿雷蒂诺死于“笑得太厉害”;

彼得彼得罗·阿雷蒂诺之死

1975年,一位英国50岁男子亚历克斯·米切尔, 因看“Kung Fu Kapers”笑到心力衰竭而亡,死前笑了25分钟。

1989年,丹麦听力学家Ole Bentzen看《笨贼一箩筐》时大笑窒息而死,心脏达到每分钟跳动250-500次,随后心跳骤停。

2003年,泰国冰淇淋推销员Damnoen Saen-um,在睡梦中狂笑2分钟而死。

痒死《朱元璋》里胡惟庸也是被绑在野外,让蚊子叮咬,活活痒死的。

这种死法又被称为“致命的狂欢”(fatal hilarity)

除了手动和动物,这门笑刑还发展出了羽毛、刷子、牙刷、牙签、毛笔、精油等等手段,行刑部位还包括但不仅限于脚心、腋窝、颈部、腰腹、肚脐……

《纽约时报》记录了19世纪到20世纪的多起挠痒酷刑惨案,那些挠病床上被固定的病人取乐的医生护士被陪审团判定有罪。

笑12

约瑟夫·科赫特(Josef Kohout)在回忆录《The Men With The Pink Triangle》记录下了二战期间在弗林森堡集中营,纳粹对他的同胞施行挠痒酷刑的场面:

  • “这些被折磨的人被剥光衣服固定在刑椅上,纳粹用鹅羽在他们全身上下挠来挠去,愉快地比赛谁面前的叫声更惨烈。受害者起初都强忍着不出声,但很少有人能坚持撑过5分钟,他们开始笑,眼里充满了恐惧,随后边哭边笑。”

笑1

虽然现在已经是新世纪了,但挠痒这种酷刑真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根据Vernon Wiehe的学术研究,曾有150个成年人控诉过自己在小时候惨遭兄弟姐妹的挠痒酷刑并留下终身阴影。全世界怕痒的哥们姐们,应该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反挠痒联盟。

虽然由于每个人对瘙痒的耐受度不一样,身体反应也不一样。不过结论是肯定的:一直挠痒痒,多半会死人。

至于原理?痒涉及触觉和痛觉的神经传输,是一种只属于灵长类特有的感受。作为肉刑,反复加强刺激会引发病理性反应——肌麻痹崩溃、呼吸障碍、心脏衰竭骤停。

笑9

要说笑刑到底有多可怕,《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靠挠脚心逼问赵敏那一节,想必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赵敏一颗心几乎从胸腔中跳了出来,连周身毛发也痒得似要根根脱落,骂道:“臭小子……贼……小子,总有一天,我……我将你千刀……千刀万剐……好啦,好啦,饶……饶了我罢……张……张公子……张教……教主……呜呜……呜呜……”张无忌道:“你放不放我?”赵敏哭道:“我……放……快……停手……”张无忌这才放手,说道:“得罪了!”

笑3

更纯洁的人儿可能还记得后面那一段: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金庸老爷子明确说过,我们高傲的敏敏郡主喜欢张无忌,正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是的,笑刑这把双刃剑,既可以把人折磨到痛不欲生,也可以是激发荷尔蒙的钥匙。

笑6《五十度灰》中,引发瘙痒的孔雀羽毛被当成调情道具

平时跟对象打打闹闹,互相挠挠痒,感觉还挺嗨的吧?在痒和止痒的来回循环中,大脑奖励机制被调动,同时得到十分强烈的表情和肢体反馈,不仅刺激,而且温柔无疼痛感,难怪会被当成调笑/调情的不二选择……

常言道:小挠怡情,大挠伤身。至于那些不懂适可而止的家伙,还是让他们多学习前文痒死人那部分吧。

(完)


编辑=mia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