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特稿|杀爹杀妈,只为轰趴

编辑:男人装   发布时间:2017-05-29 21:16 星期一   

  • 开放、自由——美利坚给人一种“出多大幺蛾子都能理解” 的印象 ;而青春期的主题是反叛,做爱像交尾一样随意,酗酒、宿醉、嗑药更是常态,高中生正是这个年龄的“持有者”。

17 岁的泰勒 • 哈德利(Tyler Hadley)干的事儿,即便是在这种大环境下也让人觉得难以想象——他杀死了自己的父母,之后在社交媒体上邀请几百人来家里举办派对。在大家high 爆的时候,两具尸体就躺在卧室的破布堆里。

640.webp

这件凶杀已经过去了五年,但现在说起来依然让人脊背发凉。《男人装》记者在 5 年之后做出的这篇报道,旨在还原凶杀现场,让人们有更冷静客观的思考。

关于圣露西港

命案的坐标位于佛罗里达州圣露西港,这是一个非常拥挤的小城,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的年龄在 24 岁以下。青少年经常抱怨无事可做。这些都是他们的原话 :

“这里有很多商店,但能玩的地方很少。”

“在其他地方,有很多能玩儿的地方,但圣露西港没有。”

“圣露西港太无聊了。”这个地方会把孩子逼疯,而且几乎所有父母都在忙着赚钱。没有人在乎我们。” 

640.webp (1)

圣露西港 (Port St. Lucie, Florida)是美国佛罗里达州圣卢西亚县的一个城市,位于佛罗里达半岛东部印第安河畔。

这也是一个犯罪率极高的城市,而年轻人犯罪占了很大比例。在命案发生之前的几个月里:

一名 18 岁和一名 16 岁的青少年被拘捕,他们入室抢劫,并向一对中年夫妇开了枪 ;

一群 14 岁的孩子破坏了一栋房子,造成超过 1 万美元的损失 ;

另有一名 14 岁的孩子在大街上游荡,头部受到重创,而身上只穿着内衣;

一群青少年手持滑板抢劫了一家连锁店,他们还把抢劫过程拍了下来。

“他们无所事事,就以这种方式寻求快感。”当地精神病医师弗兰看完监控录像后说。

这是排派对时间

2011 年 7 月 16 日是一个星期六,圣露西港又进入了百无聊赖的状态。高中生泰勒 • 哈德利在下午 1 点多发布了一条社交消息 :“今天晚上我在家举行派对……呃,可能吧。”

小城市里的少年们,大多非常期待派对。毕竟到了下午六点以后,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事情来打发时光。但泰勒 • 哈德利的家庭派对绝对更让人惊奇——首先他是一个脾气古怪的人,古怪到不可能邀请别人去家里做客 ;再者因为他这几年越来越不老实,父母对其管教也愈发严厉。没人希望嗨着嗨着被一对老夫妻拿扫帚撵出去。

从他发的这条消息也不难看出,泰勒似乎有着难言之隐,所以看到的人也就没当回事儿。可到了晚上八点多时,他又更新了一条状态 :“今天晚上有派对!” 小城不大,泰勒的大部分好朋友,以及很多和他有数面之缘的人,都选择了积极回应 :这儿真的有轰趴!

很快,“泰勒 • 哈德利家在开 Party”的消息就在小镇上蔓延开了。仅仅两个小时之后,就有近百人来到了这里。大部分人都不认识泰勒,他们都是由泰勒的同学领来吃白食的。但“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所以一群陌生人在一起,倒是谁也不会觉得尴尬。

晚上 11 点 30 分左右,迈克和他的十几个朋友赶到泰勒家中,当时派对刚刚开始没多久。迈克读高三,是一名体育特长生,与泰勒有数面之缘。泰勒相貌奇特,个高偏瘦,身高 185 厘米,体重 70 公斤,形似枯槁。在学校中,他是一个很安静的学生,只是偶尔会在课堂上做出一些神经质的动作。

泰勒的朋友——绝大多数是大麻吸食者、少年犯、烟鬼——这些并不是迈克喜欢交往的类型。但你要知道,这是7月的一个融融夏日,在西港的晚上,人们根本没有消遣的去处,这里的晚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坟墓。迈克和他的朋友在商场已经逛了近 3 个小时,然后又在麦当劳待了 1 个小时。于是,他们才决定去看泰勒是否在开派对。

640.webp (2)图为泰勒家杂乱的房间

泰勒应声开门。他从上到下一套黑色,一脸忧虑。显然,他没有想到迈克会带朋友来参加派对。他紧盯着他们,不停地搓着双手,甚至还紧张地握起了拳头。

“我希望你们全都会抽烟。”泰勒说,“这是我父母的房子,没关系。”在此之前,家中已经来了约 60 个孩子,他们或躺在沙发上,或在餐桌前喝啤酒,或在厨房中找吃的。

在地毯、厨房柜台和墙壁上,到处都是烟头留下的痕迹。对泰勒来说,他更担心的似乎是喧闹声,并不是对家中物件的破坏。“大家都要待在房子里。”泰勒对着一屋子人说,“你们可以在屋里抽烟喝酒或干点啥,我不介意。”

一大群人聚在餐桌前面喝啤酒,这张桌子紧挨着电脑,参加轰趴的孩子轮流播放自己喜欢的歌曲。电脑桌及其周围甚至比屋子里的其他地方更脏。白色键盘上到处都是已经干掉的褐色污渍——啤酒还是可乐?没有人近距离查看过。朋友们一直问泰勒,你父母去了哪里。“他们去了佐治亚。”他告诉马克。“他们在奥兰多。”他告诉赖安。“他们不住在这里。” 他告诉理查德,“这是我的房子。”

马克 21 岁,自 11 年前搬到圣露西港后认识泰勒。泰勒和马克的弟弟是朋友,而且两家离得很近。泰勒10岁时因与母亲吵架去过马克家中。他向马克发誓说,他要杀了自己的父母。马克告诉泰勒,爹妈都会嘲弄自己的孩子,不要过于敏感。泰勒慢慢平静下来,对于之前看似玩笑的起誓,大家一笑而过。

webwxgetmsgimg马修也是泰勒的朋友,17 岁,在圣露西港高中读高三。 7 月 16 日,也就是举行派对的当天,上午 9 点 40 分,他在网上与泰勒有过一次交流。

泰勒的朋友马基没有参加这次派对,因为那个周末他刚好在芝加哥的祖父家,但两个星期前,在马修家中,两人曾经有过一次闲聊,中间泰勒脱口而出,说他“想杀死父母,然后开一个大派对”。泰勒说,先前从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儿。

疑云重重

一名男孩在四处兜售白色药丸,每片价格为 1美元,还有人在兜售大麻。安东尼在零点 45 分左右到达泰勒家——有人给他发信息说,泰勒家中正在举行“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派对”。

“牛逼!”他对泰勒说,“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泰勒一脸平静地回应说。

安东尼从上学时就认识泰勒,知道他是特别沉闷内向的人,很少与人对视,而且经常自嘲。尽管当晚轰趴气氛热烈,但他却显得出奇平静。而这种平静最终被打破,一个男孩脱掉 T 恤,尖叫着跑出屋子,然后头上顶着邮筒跑了回来。

“靠!”泰勒说“,这东西是 TM 从哪里搞来的?”

“从你邻居家的草坪上!”那个男孩说。

然后,他在客厅滚起了邮筒,被碰倒的啤酒瓶 散 落 满 地。泰勒开始大叫, “盗窃邮筒是重罪!警察会来抓 人 的!” 随后,有人拿起邮筒,走出屋外扔到了街上。

斯诺克在这时注意到主卧室的门关着。他想里面可能有人喝多了,但在他试图进去时才发现门早已被锁上了。旁边一片漆黑,他看到到门下面有黑色的污渍,大约有半米长——看起来就像是没有被擦掉的油漆。

640.webp (3)

赖特是一所大学的足球运动员,凌晨 1 点 15左右到达泰勒家。在派对现场,他最先闻到的是一股恶臭,白色瓷砖上污秽不堪,墙上的画框,有的歪歪斜斜,有的已经掉到地上。餐盘中堆满了剩下的意大利通心粉和奶酪。他问泰勒,这次轰趴有什么我需要注意的吗?

“没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泰勒说。

在赖特玩啤酒乒乓游戏时,乒乓球弹到地上,滚到了一摊黏稠的褐色污物中。他把球从里面拣出来,却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拿去用水龙头简单冲了一下,然后回来继续玩儿。

灵堂K歌,坟头蹦迪

凌晨 1 点左右,泰勒把迈克叫到外面。从 8 岁时起,泰勒和迈克就是最好的朋友。在当天的轰趴上,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坐在一起,迈克和其他朋友聊天,而泰勒则时不时地盯着远处。他们走到了街区旁边的一个停车标前停了下来。泰勒转过身对迈克说 :“我杀了我爸妈。”

“你胡说什么?”迈克说。

“迈克,我说的是真的。你仔细看看,肯定会有蛛丝马迹的。”泰勒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车道。

顺着手指方向看去,车库中有两辆车并排停在一起,这正是泰勒父母的车。如果他们真的外出了,车怎么在家?随后,泰勒带着迈克走向主卧,门上未擦掉的血迹隐约可见,拿出钥匙打开门后,迈克看到里面有一张餐椅,以及成堆的沾满血迹的毛巾。在这堆毛巾下面,就是泰勒父母的尸体。

640.webp (4)

泰勒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迈克。

当天下午快到 5 点时,泰勒把父母的手机藏了起来,这样他们就没法打电话求救。然后,他放了一首歌名叫《幸运感》的曲子,为自己打气。然后吃了 3 粒摇头丸——他很担心自己在平静的情况下是无法杀死父母的。在车库里,他找到了一把羊角锤。然后回到屋里,走到母亲的背后,当时泰勒妈妈正在电脑前工作。

整整 5 分钟时间,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想着下一步的计划。之后,他扬起羊角锤,朝着母亲头上砸去。

“为什么?”他的母亲尖叫着,“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妻子的尖叫声,布莱克 · 哈德利从主卧中跑了出来。布莱克身材高大魁梧,身高 185 厘米,体重 133 公斤,但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他没有丝毫准备。父子俩对视了片刻。

“为什么这么做?” 布莱克问

“为什么不能呢?”泰勒吼道,然后再次扬起了羊角锤。在杀害父亲时,泰勒一直喊着这句话。

泰勒说,他的爸妈并没有反抗。杀死父母之后,他用毛巾将两个人的头裹起来,然后拖到主卧。

两具尸体并排放在一起,脸朝下,羊角锤放在他们中间。泰勒用了 3 个小时才将血迹清理干净,这远远超出了他先前的预期。他扔掉了能在卧室里找到的所有犯罪证据,然后用摔坏的器皿、碎玻璃杯、浸血毛巾和枕头、书、咖啡桌、拖把和咖啡壶等,把父母的尸体盖了起来。他告诉迈克,做完这些之后,他冲了一个澡,然后对着浴室的镜子开始反思并大笑。

640.webp (5)泰勒行凶的凶器——羊角锤

马克斯是泰勒的朋友。在迈克从房间中跑出来时,他正站在主卧室外面的客厅里。据马克斯回忆,当时的迈克看起来惊慌失措。

但迈克并没有离开派对现场。他在泰勒家中又待了 45 分钟,期间还与泰勒拍了自拍。在迈克的手机中,有一张两人的合影,他们都理着平头。

640.webp (6)

迈克尔的表情有些僵硬,一脸的挑衅。泰勒则拿着一个橙色塑料杯,嘴角扭曲,看起来有些紧张,一脸的痛苦、绝望、不安和恐惧。

血案背后

泰勒与父母的关系似乎一直都很亲密。童年时代,他的父亲在电厂上夜班,他会一直等到父亲回家 ;父子俩一起玩篮球,而且经常玩到深夜 ;周末的时候,邻居经常听到泰勒在后院游泳池发出笑声。

但在泰勒进入高中之后,家中开始出现变化。泰勒从小就是很安静的孩子,不喜欢读书。进入高中后,他变得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性格很古怪。”在高二时教过泰勒的卡梅伦说,“他是一个非常狂躁、亢奋的人。在上课时,他会突然大笑起来。”

4 月底,也就是距离派对还有 10 个星期时,泰勒在朋友家中与人发生争执,进而大打出手,后以重殴打罪被拘捕,在圣露西监狱被关了两个星期,之后又在家中被软禁两个礼拜。他的母亲没收了他的手机,这样一来,泰勒只能依靠电脑在网上与朋友进行交流。

webwxgetmsgimg (1)

有些时候,泰勒还是会变回先前那个听话的泰勒。据泰勒的好朋友赖安描述,泰勒与他母亲的关系“非常密切”。泰勒告诉赖安,最近他与母亲吵过一次,事情过后,他非常后悔并马上向母亲道歉,说他不应该朝着她大吼大叫。

恶魔附身

到凌晨 2 点 30 分时,泰勒已经明显反常。一名 16 岁的拉拉队队长和两名女孩出现在现场。他们进屋之后,泰勒迅速将门带上,然后开始检查门窗是否已经关严,并将百叶窗拉下。他不断挠头并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凌晨 4 点 40 分,泰勒在网上发出了另外一条信息:“派对仍将继续。” 如果不是警察赶来,这场趴或许会一直持续下去。迈克给警方打了电话,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

泰勒最终被判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在圣露西监狱,泰勒成了明星,经常为那些给他写信的“粉丝”和狱友签名。

640.webp (7)

他已经原谅了迈克,不再像以前那样认为“是迈克把他投入了监狱”。

“在外面替我多喝点啤酒。要像我一样喝得烂醉……迈克,我发誓,肯定是魔鬼缠上了我。我和它说话,它和我说话。我之所以变得如此疯狂,原因可能就在这里。我不是一个冷血怪兽,我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我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我只是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你要让人们知道这一点……”泰勒在信中说。

泰勒的朋友试图去了解他杀害父母背后的动机,但他们心里也知道,泰勒做的事情很有可能发生在他们任何一个人身上。

一名参加过当晚派对的 18 岁女孩认为,这场悲剧的责任在于泰勒的父母。 “泰勒受到了太多的压力,而他的父母从未考虑过他的感受。我认为是他们导致了这场悲剧。他父母的期望太高了,总希望他能够成为另外一个人……最终,他崩溃了。”这名女孩说。

640.webp (8)泰勒父母生前的合影

在发现惨案后,安东尼想的是,“哇,这是一生中唯一的机会,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派对了。20 年后,我可以说那天晚上我就在现场。我讨厌圣露西,但这个城市就是这样,总有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儿。”

(完)

编辑 = 宛冬  文 = Nathaniel Rich  翻译 = 陈召强  整理 = 若轩 + 宛冬


本文刊登于《男人装》2017年4月号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