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无论是不是喜剧之王,他们都赌上了尊严,为喜剧而战

编辑:男人装   发布时间:2017-01-16 21:20 星期一   

  • 喜剧江湖也和江湖一样,有“喜剧人就是老好人”的原则,有“铁肩担包袱”的道义,有“将无价值和有价值的都撕碎给人看”的侠情。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762

宋丹丹曾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喜剧不好走,我估计你们走不长。”当然这个“你们”包含了很多人,有可能“你们”中还有“我们”,而身陷“恶搞花木兰”风波的贾玲在危机过后也说过一句类似但不尽相同的话,她说“喜剧这条路可能不好走,但是我会坚持走下去!”一个是过来人的嘱咐,一个是当事人的态度,说尽了方圆多少的喜剧江湖。

然而无论如何,纵观这些年的喜剧市场,喜剧的消费时代已然燎原,喜剧江湖也和江湖一样,有“喜剧人就是老好人”的原则,有“铁肩担包袱”的道义,有“将无价值和有价值的都撕碎给人看”的侠情。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455

喜剧人都是老好人

贾玲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曾经表演过一个叫《喜剧啊喜剧》的作品,在这里演尽了作为一个喜剧人的辛酸苦辣,每一段包袱的自嘲过程,都是她“即使这样也愿意坚持下去”的决心,比如当人称呼她为台柱子,她解释就是:“我是柱子,他们抬我”。她还在台上表演空口嚼辣椒、喝一整瓶啤酒、从地上捡起来西瓜三秒内吃掉,观众和同样作为女性参赛者的玛丽都在后台说:“啊……真吃啊?”“别吃了别吃了!”“行了,别喝了……”充满了自虐和随之而来的其他人的心疼。角色里的男朋友跟贾玲说:“咱不做这个了行吗?你是个女孩,你完全可以不用这样,我可以养你啊。我不想看见刚才那个你!”贾玲说:“可观众刚刚都笑了啊,我真的喜欢!”随之而来的镜头里,无论是表演者还是观众,都是一副泪目。

“别人开心比什么都重要,我自己付出了什么都无所谓”的“老好人心态”不仅仅是贾玲,而是喜剧人的整体状态。

作为一档喜剧综艺真人秀节目的领头羊,在《欢乐喜剧人》上,从2015年第一季的贾玲、宋小宝、沈腾、乔杉、吴君如等个人参与形式,到第二季里改成团队模式,无论是辽宁民间艺术团、开心麻花、德云社、潘长江,还是崔志佳和潘斌龙组合出的临时CP。在严格的赛制之下,都要完成每周一个作品,连续3个月十二周12个作品的创作极限。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842

欢乐传媒总裁,也就是《欢乐喜剧人》总制片人的辛唯嘉习惯称他们为“喜剧勇士”,因为他用了半年时间找遍了全中国所有相关艺人之后最终被确定参加的人选。他形容他们“真正是处于对喜剧的热爱而来”。

在这个赛制化的真人秀舞台,喜剧演员却不像其他歌曲节目里的歌手那般杀得撕心裂肺,乐呵呵里透着一团和气。这跟大多中国喜剧演员的性格密切相关。

第一季的宋小宝出现在媒体上的时候,记者这样形容他:“除了矮一点、黑一点,他就是一个泯然众人的普通人,人群当中不一定会被第一眼发现。但在舞台上,他能让所有人的眼睛都无法离开他。通常来说,上台的时候,他还要再黑上两个色号;脸上但凡能挤出褶子的地方,他都用精确又夸张的表情管理做到无一疏漏;别人的标准笑容露8颗牙,他微微一笑就能露18颗森森白牙,扮女装的时候,还附赠一张血盆大口。”

宋小宝这样理解喜剧演员:“先舍掉尊严,还有自尊,都是男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然后撕下这张脸,把里面这张脸蹂躏完之后,再把外面这张脸掏出来戴上。”

而杨树林说得就更接地气一些,他说“我特别怕气氛尴尬,不管在什么场合”。如果你跟他一起吃饭就能感觉出来,如果因为身边人都不太熟悉而造成了尴尬和冷场,他一定认为自己有责任“将气氛挑起来”,因为一遇到那种尴尬状态,他就“坐不住”,他就是这种服务型性格。

无论他们是不是喜剧之王,按照目前观众喜闻乐见的标准看来,他们都是真正的“老好人”。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5058

辽宁民间艺术团——杨树林

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职位最高”的就是辽宁民间艺术团团长杨树林,当然这个职位和名字都是为了小品设定的,真正的情况是,杨树林从一个助演开始,小沈阳宋小宝纷纷退出之后,他才担起了“团长”的职责。

杨树林原名叫杨冰,铁岭人,以出色的二人转表演见长,是赵本山的第22号弟子,长相老成,但其实他比艾伦还小。杨树林以“民间艺人”的开端自居,大概9岁的时候,他就跟着铁岭的民间艺人学了吹唢呐,17岁的时候,他又改行学了二人转。用他自己的话说,“在外边飘过几年”,“有过一个机会,跟剧组拍电视剧,然后通过别人介绍,到了我师父这边”。对走向喜剧这条路,心里是没有抱负的,“我不像别人科班出身,是专业的,我是个民间艺人,一步一步走到了喜剧舞台上……”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281

辽宁民间艺术团一开始打出的是小沈阳,接棒第一季宋小宝。甚至第一期黄渤就为他打气,可以看出当时是有野心的。从第一期报幕就是辽宁民间艺术团小沈阳团队。而第二季总共十一期,小沈阳只演了5期就退赛了,之后的辽艺无论是人员问题上还是剧本问题,和其他团队相比,都显得力不从心。那个时候,杨冰只是个助演,知乎上有人分析:“镜头寥寥无几,人气似乎不如宋晓峰、文松等人。角色更像是一个调和者,甘当绿叶。甚至当时的演员名单上根本就没有杨冰的名字。不知道是后期人员的疏忽还是什么。”

“东北F4集体撤退,杨冰从助演到主演,独挑赵家班大梁,压力可想而知。主演对人物的刻画、形象的要求等等和助演都是有明显区别的,杨冰显然并不习惯这一改变。之前也并不像宋小宝、小沈阳、文松般扮丑扮娘等去着力刻画自己的演出风格,也没有程野宋晓峰等人有着憨厚讨喜的模样,更不像王小利、刘小光对喜剧有着自己独特的打法。这是把他放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上。并不是说助演变主演不好,也并不是说助演就不能成为主演。从后半程的节目看,杨冰并没有冒险去诠释自己对喜剧的理解,保险的演绎方式还是为了配合别人来保住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名誉。”

很多人为他不平,2015年开始到现在,跨届喜剧王一季,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杨冰在这种喜剧综艺中创作和出演了36个小品,其他人见了他就说“树林你可是高产户”,他自己也承认:“我可能比我老师演的小品总数加起来都多了”。

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有时候他也问自己,但是往往有时候来不及想太多,就得去面对作品,面对观众。在舞台上,他是总是从一个节目的中心去考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包袱放在自己身上。“不论主角、配角其实都是一台戏。哪个地方出问题,你这个作品就伤了,你作品伤了,对所有演员都是有伤害的。”他总是这样说话,但他其实心思却也是最重的,“你看我们每天到一个现场录节目,整个是特别开心、特别喜庆的过程,结束之后回到屋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心里面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有一种孤独感还是什么感觉的,我说不好……”但他说这些他不想说给谁听,“因为没有必要跟观众说,让他们产生同情,喜剧不是为了让观众同情的,而是让他们高兴。”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5126

开心麻花——艾伦

“每一个喜剧演员或许都明白,自己身上那种逗人发笑的、惹人喜爱的特质,不过是表现的舞台形象,而在成功的形象之外,自己还能不能同样惹人喜爱,是一个残酷的问题。”更残酷的是,一些人的发笑,也并非出于善意。很多喜剧人受此折磨。陈佩斯就曾遭遇观众对他的受苦受难幸灾乐祸:“我当时就不接受,喜剧怎么能这么残酷,这么残忍?”

艾伦和王宁算是喜剧人舞台上一对例外CP,尤其艾伦,他外形出众,曾经被媒体誉为跟李晨“撞脸”的人,是喜剧演员里少有的“偶像派”。艾伦正经是从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的,黄渤、刘亦菲,朱亚文,都是那一届的同学。而艾伦也走喜剧方向的困扰在于,他的形象给人感觉比较正,而且脸上是不太带喜感的。一开始他自己也觉得这是个劣势,不断问自己“是不是不太适合演喜剧?而适合演一些兵、警察”,因为他之前接的戏“不是兵就是警察,不是殉职了就是死了”,而一切转变就是因为到开心麻花出演小剧场话剧的经历。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367

他和马丽一起参与出演了《满城尽是金字塔》,这在当时是挺轰动的小剧场话剧,在里面艾伦出演了一个精神病教授,是个喜感人物,他“一下就摸到了那个门道进入了喜剧行业”,

这个所谓的门道就是喜剧的节奏,艾伦说:“我上初中就开始看周星弛的电影,但是那会儿我不懂,记得有一年放寒假的时候家里人都在打牌,过年我没事干,家里人为了糊弄我让我租录像带,说你自己去看,我就看到了西游。”那会儿他就喜欢上了周星弛,在内心里扎下了喜剧的种子。

在艾伦心中,聪明人才能演喜剧,但对于“颜质担当”或者从“兵、警”到“傻子”这样人设的评价,艾伦并没有太多介意,观众看完一个喜剧演员的表演之后确实很容易给他定一个型,会觉得无论你演什么,都带着那个人物的影子。“如果我现在演了一个青春偶像剧,我演一个特别帅的公子,他们都会觉得这个公子可能智商有问题,是一夜暴富的大春。所以,这样的转变需要一个过程。”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5268

对于演员来讲,塑造一种类型不易,想要摆脱掉这种固定类型,更难。艾伦和王宁在《欢乐喜剧人》里带来了麻花的许多传统和优势,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尽了全力,把这十几年对喜剧的理解和记载都用在里面了。一是想证明自己,二是想这样一个好的平台我不能糊弄。”前前后后一个多季度的时间里,录制了12期节目,是唯一一个全勤的人。原创力是麻花最为重视的部分,其次是这是精心布置的舞美、灯光、造型、化妆、服装,艾伦都是亲力亲为。“我们是做话剧出身的,麻花是做舞台剧出身的,当时也想尝试把舞台剧的东西能不能搬到小品里,如果从各个细节做让它精益求精一点。”因为作为第一季冠军卫冕的身份延续下来,艾伦说自己真的可以“拿生命在搞笑”来形容自己的付出。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不是第一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他所说“观众开心就好,我们做喜剧目的就是让观众开心”。

2017年,艾伦的表现会在更多院线大荧幕上表现出来,对科班出身的他来说,这也许算是一个更容易让自己完成理想的方式。

佳佳大潘

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了给人看,喜剧是将无价值的撕碎给人看,而不是把演员撕碎。

纪念喜剧演员罗宾·威廉姆斯去世一周年的时候,有这样一篇文章叫《你是欢乐与忧伤的两面神》,里面写道:“那真实的罗宾是怎么样的呢?公众知道他早年有吸食可卡因和酗酒的习惯,后来戒掉,但前几年又复发了,他还受到严重忧郁症的折磨。很难说这是不是喜剧演员的职业病,他的不少同行都被爆出平时在生活里过分地严肃、压抑,甚至有各种心理疾病。远的如卓别林,近的如伍迪·艾伦、宋飞、周星驰都是如此。难道这是生活对职业的一种报复吗?”喜剧演员的忧郁,这真是一个深刻而充满悖论的命题。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233

享有面子的荣光,相应的,也得承担面子的责任。保持最大的曝光率,必须在任何场合逗得人哈哈大笑,这是不是一种笑商负累?

喜剧对观众来说是刚需,近几年,各大卫视的喜剧综艺层出不穷,从选秀、竞技型喜剧,到情景喜剧、跨界喜剧,节目模式和人才、创意均出现同质化趋势。单是《喜剧总动员》播出期间,就有《跨界喜剧王》与之抗衡。与此同时,在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2017年节目资源片单上也可以看到诸多以喜剧为主打的栏目集群。喜剧节目竞争彻底进入“红海”。在杨树林将要进入到《欢乐喜剧人》第三季的录制之中时,艾伦、潘斌龙、还有崔志佳都没有继续跟进。

尤其是大潘和佳佳这对没有强大商业运作后台看起来似乎更加形单影只的临时CP组合,他们的真诚和高质量的完成打动了许多人。熟悉他们的朋友都知道,两人都出自6年前一档叫《爱笑会议室》的节目,但是佳佳曾经在那个时间经历中度抑郁症的事情在节目中也披露了出来,“那个时候天天创作段子,写作品,我的创作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必须要一个人闷着,深憋,我不能讨论,一讨论脑子会乱、想不清。啥时候自己捋清了,啥时候就顺畅了。”但这一次在《欢乐喜剧人里》,熬大夜依旧是他们的主旋律,三天到一周时间创作并磨合完成一个作品,精神极度紧张。如果在各自创作的情况下,两个人一般说几乎是“一天说一句话,如果在一个屋子里不是工作的话,几乎是不说话的”。说到这里,他们拿杨树林开起了玩笑:“你看他像没什么话,起码他没事捣鼓点乐器,还热闹点,我俩是真没动静。好在两个人的胜负心不重,“输赢对我们来说,心态好都还好,我们俩要求别下去就行,能撑满12期就够了。”上比赛之前,他俩对了一下战略战术,谈了下最高的梦想——坚持到最后一期,拿到最后一名,我们就赢了。

20161206男人装喜剧人64334

对佳佳来说,“晕乎乎地就走(喜剧)这条路了,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只要大家喜欢就接着干。”现在的他看得开多了,对于做喜剧这件事,只有坚持,没有固执。也许一直热闹开朗的大潘说得对,“喜剧人更容易得的是精神病,但是你必须得这样上去,你必须知道观众是多少,你几亿人就跟几亿的观众,你演什么东西,现在观众太聪明了,你演什么他都能猜到,但是你不能让他猜到,我们其实就是战士,孤军奋战的人,要去打的仗就是要对方猜不到,猜到就是我们死。喜剧人是精神世界的战士。”

这非常像《欢乐喜剧人》对自己的栏目介绍里的那句——他们赌上尊严,为喜剧而战。

视频采访+花絮戳这儿

本文刊登于《男人装》2017年1月号

杂志购买戳这儿

男人装APP电子杂志订阅通道

  • 编辑=宛冬 摄影=郭航 采访+文字=纱婢 时装造型师=石玥 妆发=张英嗣 +李萌璐+刘馨鸿 制片+现场统筹=钟爷 图片后期=翔子 道具+编辑助理=佳欣+刘思洁 服装助理=刘思雨 灯光助理=孙钰杰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