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各国性工作者人数

编辑:男人装   发布时间:2016-06-21 16:25 星期二   

(这是我们较早的一篇文章,微信上还没发过,部分数据会略有偏差)

世界各国对待性工作者的态度大相径庭,有的明令禁止,有的双手欢迎。其实我个人觉得吧,对一份工作来说,最单纯最崇高最美好的状态是“干一行爱一行”,凭双手吃饭,挣的是血汗钱,谁也别瞧不起谁!

丹麦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6000 人左右

W020140212329568358551

王小波在《人为什么活着》中写到:丹麦的色情业开放对某些类型的犯罪有重大影响,猥亵儿童、露yin癖、QJ等性犯罪比例大幅下降。丹麦的性工作者在当地可是被政府保护的,他们曾就因为中国不允许卖春而以不尊重女性等理由,将在丹麦参加气候大会试图免费接受性服务的中国代表拒之门外。同时,在丹麦买春也是能享有政府给予的福利,不论你是单身还是失业,是低收入还是残障,只要你向政府申请,一经批核,你就能在指定时间去指定春楼享受快乐,而这一切都有丹麦政府埋单。

韩国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12 万以上

5261417080560062916

在韩国,除了普通人卖春,更不乏演艺圈明星参与“买卖”活动。但最令人啧啧出奇的是,韩国实际上性出口国家,每年有上千万女性赴他国卖春,以美国为例,美国军务部曾发表一份《韩国肉体交易现状报告书》,其中说到韩国每年赴美国的卖春人数高达5000 人以上,GDP 赶超美国农业。而这一切都是女性自愿的。虽然在美国她们可能要过着老鼠般的生活,但高收入让她们甚为满意,每天的收入也高达2000 多美金。

德国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40 万以上(其中93% 女性、3% 变性、4% 男性)

10308009_858218

德国是少数让性工作合法的国家之一,但可不是挣来的钱就全数属于自己所有,德国政府也有头疼的问题——性工作者逃税。为了杜绝这个现象,德国波恩市的政府工作人员实属“奇才”,在城内红灯区设置了卖春交税机,此机与打卡机十分相似,自动售证,每个性工作者在接客前必须用此机购买含税的“接客许可证”方可接客,每证6 欧元。有人会说,我不买又能怎么着,可别轻视了波恩警察的实力,红灯区内有检查员,若没购证便卖春的性工作者一经查到可是要受重罚的。

中国
我国性工作者人数:不详

SXRB201402111043000327535661450

本国是严令禁止肉体交易的国家,虽有代表们每年上书要求国家对性工作者进行保护,为此立法,但本国政府的态度异常坚定。尽管如此,中国还是不乏地下买卖者,在过去,他们或通过舞厅、公园、站街获取服务,现如今,科技发展如此快速,性工作者早已学会使用网络工具,沟通更加快捷方便。

荷兰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4 万人以上

QQ截图20160608003818

荷兰的红灯区享誉世界,橱窗女郎一条街更是让很多人向往,笔者在荷兰的朋友曾特意去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一探究竟。其实,除了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整个城市都透着浓厚的情色味道,城区内的广告上的模特大多裸体,色情书刊在书店占据着重要位置,而能在红灯区橱窗里站着的女郎必须是高素质,否则政府会以影响国际颜面将其请出红灯区。就连荷兰女王在每年的新年祝词中都会感谢色情业感谢ji女们给荷兰带来的收入,做出的贡献。

日本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5万人以上

r_18849646_2014101209150023002200

日本可谓是AV 大国,AV 女优的粉丝遍布全世界,这样一个色情业极其发达的国家,实际上在几十年前便已禁止娼妓行业,虽如此,日本官方对此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色情业能给日本带来高达600亿欧元的年收入。日本的红灯区也充分执行市场细分,除了ji女一条街,还有牛郎一条街,其中甚至按年龄、胖瘦等进一步细分。并且,对日本家庭来说,买春是很正常的事儿,另一半通常不会过问,这着实让很多国家的性工作者羡慕,绝对不用担心家人找茬砸场的问题。

美国
该国性工作者人数:约8.4 万

W020130616338624693832

严格来说,在美国”买卖“均属违法,但在美国的一些州和城市却有类似合法卖春的法律。比如洛杉矶市内的脱衣舞俱乐部、比基尼女郎俱乐部可都是经工商批准营业的,并且允许有“进一步”接触。而在美国新奥尔良市还有一间家族春楼,60 多岁的外婆负责接活儿,老妈充当老鸨收费,女儿则是ji女,每小时收费300美金,当然,就算你是“三分钟先生”也得付足一小时的钱。可别小瞧了这娘仨,她们手中掌握着一份买春黑名单,上榜者多达500 多人,其中不乏社会名流,因美国政府将其告上法庭,在新奥尔良市的名流圈引起了不小的恐慌。


编辑:姜一   文:沐渔

本文刊登于《男人装》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