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套套简史:“性开放”的美国曾经禁止戴套

编辑:gazhi   发布时间:2016-04-27 18:55 星期三   

此时此刻,在美国这片热土上,无数的人为了享受愉悦而在不分昼夜地“嘿嘿嘿”。然而,人们却无法坦然承认这一基本的事实——几个世纪以来,人类都在探寻增加快感和降低风险的避孕手段。

或许这是因为避孕措施本身就是一个颇为纠结的话题:历史告诉我们,当人们无法抑制体内的洪荒之力,而又担心意外造人的时候,不管是海草或是羊肠,都能成为他们的避孕工具。然而直到二战期间,避孕套才终于被美国人民实力认证为一种帮助获得快感的工具。如此说来,也正多亏有了美国这位山姆大叔的开明和理解,美国大兵们才能健康无恙地在海外执行任务。

1940年代末,美国国会废除了禁止避孕套的生产和流通的法案。这项法案长达半个多世纪,曾加剧避孕套的污名化,令使用者不得不通过黑市渠道购买。法案废除后,避孕套从此成为了保证安全性交的主要产品,以至于避孕产品市场中的王者。但即使如此,什么激情、超薄、持久的露骨字样是不能呈现在包装上的。

为什么呢?问题的答案就在节育本身。

paper_wrappers.jpg
当时的避孕套充满异域风情

避孕套是导致纵欲的罪魁祸首!

早在古埃及时期,人们便开始通过制造屏障的方法或通过使用蜂蜜或海草等自然物质制成的栓剂混合物来达到避孕的目的。人们总是能脑洞大开,充分利用各种新物质,使其成为避孕套的材料。比如亚麻布、鱼膀胱以及各种各样动物肠子制成的避孕套。

在18世纪前期,屠宰场的屠夫们将废弃的动物器官收集再利用,将其制成具有保护功效的护套并以此来获得额外的收入。而这种具有护套便是史上首类得到大量出售的避孕产品。当时欧洲的畜牧市场极为庞大,因此大多数被称为“皮”的材料从英国和法国出口。早在避孕药被发明的很久之前,使用避孕套已成为最有效、经济和便利的避孕方式。

tumblr_inline_nk1bw6Tlex1rmq5ia.jpg当时的套套真的是“套”

1839年,美国科学家Charles Goodyear发明了利用硫磺硫化橡胶的工艺,从此开启了美国现代乳胶的大门,避孕套的生产从而开始扩大。截至1870年,在绝大多数你能想象到的途径——如药品供应商、医生、药房、干货零售商、邮购商行等等,都能购买到避孕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在19世纪的大部分时期,性用品的销售和分发都是公开进行的。

然而到了187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反对淫秽品的《康斯托克法》后,避孕套这一蓬勃发展的朝阳行业陷入了瘫痪。《康斯托克法》规定,传播和流通任何含有不道德性质的物品,包括药物或其他用于防止受孕的物品,均为违法。

避孕套不是造福百姓的事儿吗?怎么就成了不道德的东西?

原来该条法律的是一个名为Anthony Comstock(安东尼•康斯托克)的人推动的。这个大叔参加过美国南北战争,当时大批的军人由于战争离开了家、教堂,而康斯托克对这些军人的纵欲过度以及与军人啪啪啪的妓女们产生了强烈的愤慨。康斯托克认为避孕套,以及其他任何的避孕用品为纵欲提供了方便和许可。

该法案推出后,任何贩卖避孕用品的人都将面临6个月的牢狱之灾。也就是说,在这部法案中,避孕是种犯罪行为。是不是有点难以置信?

three-condom-tins.jpg三种早期的避孕套盒子,用过隐喻来暗示里面的内容。什么寡妇之乐,超级丝滑。

避孕套的潜伏

但是,这个法案并不能消灭所有的避孕套,它成了一个秘密的存在。避孕套供应商们给他们的产品重新贴上富有创意的标签,并以此作为伪装。在这期间,避孕套被化名为销售对象为男士的护套、皮子、护罩、斗篷,以及‘橡胶产品’。

尽管康斯托克继续对避孕产品的制造商和分销商穷追猛打,但一些精明的企业家意识到,只要法庭没有清晰的证据表明他们的产品有预防妊娠的意图,他们的处境依旧是安全的。此外,虽然当时的人们还没有把性病的传播完全弄明白,但细菌理论已经开始在科学界扎根,因此避孕产品的医用功能得到强调,这也给避孕产品行业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掩护。这时广告会使用一些如“保护”、“防护”、“安全”的委婉措辞。

4s.jpg30年代的避孕套很喜欢中东或埃及元素

从20世纪20年代起,避孕套的宣传和销售不再是橡胶行业领头羊们的专利,个体经营者也开始从中分一杯羹。拥有不同产品生产线的小型企业通常能更好地躲过联邦政府的起诉,这一现象使家庭经营的避孕套公司在19世纪晚期开始普及。

朱利叶斯•施密德运营着当中的一个创业公司。当施密德还在纽约一家公司灌香肠的时候,他同时开始了一项获利更多的边缘行业——售卖由剩余的动物肠子制成的“皮子”。警方对施密德家的一次突击搜查并没有对施密德的避孕套事业造成多大的影响,而到了20世纪20年代,施密德成为了美国最大的避孕套制造商之一。

不戴套的结果自然是得病

尽管避孕套黑市蓬勃发展,但当时的避孕套并没有除了避孕之外的其他已知用途,因此公开给避孕套打广告简直是痴心妄想。一直到了1917年美国加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无安全措施下的性行为带来的健康危害逐渐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避孕套广告商们看到了一线生机。

美国军方在更早之前已意识到无安全措施下性行为的危害。1905年,在军医的建议下,美国海军第一次尝试通过化学预防方法来对付淋病和梅毒一类常见感染。尽管这种治疗只被安排在性交之后严格实施,但其良好的疗效震惊了全军上下。

1909年,这一治疗方法成为适用于海军全员的疗法。然而,治疗的实施依赖于患者向医生的自我报告,而这恰好是此疗法的一个缺陷之一。因此在接一下的一年,为了士兵们更好地自我约束,这些预防药物,或“前期预防药物”被分发给士兵们。在士兵体检考核中,这种措施更为常用。尽管这项措施的实行颇为费力,但这些前期预防药物确实令许多美国士兵避免因感染性病而被告上军事法庭。

dough_boy-1024x410.jpg步兵预防药物装备是种啪啪啪后涂抹在丁丁上的药膏,效果据说皮肤会很辣。

一战时期,当美军的征募初级考核显示多达四分之一的新兵受到性病感染时,军队政策不得不进行改变,同意征募部分性病感染者入伍。两年后,将近380,000名美国大兵被诊断出不同种类的性病,而这耗费了美国超过5000万美元的诊疗费用。

一战期间,军队没有给美国士兵们派发避孕套,而是给他们分发了所谓的“步兵预防药物装备”。这个装备背后的含义是,周末休假在外并发生性接触的士兵需要使用消毒剂和尿道洗涤工具来清理自己。Dittrick药物发展史中心的策展主任Jim Edmonson说,这种方法相当于“在马已经冲出马棚后,再把门给关上——并没有什么用”。

这项不走心的防护措施最终导致了性传播疾病的大规模爆发。每天有将近18,000名由于感染性传染病而无法归队的美国大兵。在解决无果后,美军最终给士兵提供了避孕套,并开发了被称为“美国公立学校性教育先驱”的健康教育课程。

4ffd55e7-b44f-4a01-a0b8-c3e328f2b461_thumb (1).jpg军方出的击倒性病的海报,用肥皂、银和汞来消毒!

避孕套的春天

1918年,美国国会创立了性病科,将其纳入美国公共卫生服务体系中,并为性病的防治拨款超过400万美元。同年,法院批准执业医生处方计划生育用品,并声明这是为了为了“治疗和预防疾病”,以防止避孕套不受约束地进入市场。尽管Jim Edmonson指出,法院并没有明确提到这些用品的避孕功效,但这一决定给偷偷摸摸存在了几十年的性用品一个正名的机会。“一切都是隐晦的、不言自明的、默示的,但不可高调宣布的。所以,你懂的”。

即使避孕套的市场营销宣传仍需要挖空心思地钻法律漏洞,避孕套的普及已达到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预防用品”这一被用于如牙刷一类的有益健康的产品推销的说辞迅速地成为了避孕套的行业术语。许多避孕套生产商引用医生的背书,如“为了更好地保护您,本品已通过现代器械的科学实验”,“仅在药房出售”。Kinsey Institute Collection(金斯利收藏协会)收藏的一个避孕套包装上还有这么一句标语,“最卫生的橡胶产品”,以及“一种仅为预防疾病而生的纯正乳胶产品”。

1913-tooth-brush-ad.jpg在用在避孕套之前,Prophylactic(预防)这个词是用在牙刷上的。

尽管这些医用术语都尽量避免提及避孕套能够带来的性愉悦,产品的包装难免会用别的方式来完成性暗示。“这一历史时刻有趣的点就在于,那些具有“性目的”的产品总会使用一些隐晦的语言,在不大肆言传的基础上,使人们都能意会”,Carol Queen解释道。

当然,一些艳俗的或危险的暗语同样也为一些品牌,如Devil Skin(鬼皮)、Shadows(影子)、Salome(莎乐美)等达到了宣传效果,使其成为20和30年代最欢迎的避孕套产品。其中一个大众喜闻乐见的品牌,Merry Widows(欢乐的寡妇们)就是以一个由来已久的俚语来命名的,它也暗示了某种不正当行为所带来的快感。

clinical.jpg

早期的避孕套铁盒的装饰非常华丽,许多公司还为自己的产品起了十分直男癌的名字来彰显“男子气概、力量,还有持久度”。比如斯巴达、水牛、雄鹿、海盗、特洛伊、罗密欧。其他的一些品牌则包含了细思极污不忍直视的含义,如“远东世界的后宫”“肚皮舞舞者”这些能让不少成人一下就get到的色色的念头。

romeos_edited-final1.jpg罗密欧三只装

到了1937年,为了控制性疾病的蔓延,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始制定国内标准,以规范化避孕套的测试,这在很大程度上将避孕套合法化。这同时表明,拥有更多资源的大公司在保证避孕套品质上更有优势,而小企业则相对落后。避孕套巨头,如创立了Ramses and Sheiks(拉美西斯和酋长)、Youngs Rubber(橡胶崽)和Trojans(特洛伊)品牌的朱利叶斯•施密德在美国的避孕套市场占据了支配地位。

别以避孕之名戴套

在美国加入二战之时,美国大兵们已为性病的防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军队也不再仅仅强调禁欲和事后防护措施,而是将避孕套列入了预防药品的清单中。士兵可以在24小时不打烊的,总有一个在身边的“驿站”用10美分买到三只装的避孕套。美国军方还制作了一个同时结合了性感女郎形象和性病危害的粗暴广告,以向士兵宣传安全性行为的重要性。

double-VD.jpg二战军方发布了一些海报让士兵警示美丽女郎背后的病毒,唐老鸭都出动做代言人了。

尽管避孕套市场已被美国政府合法化、规范化,但那些围绕着避孕套的“不能说的秘密”仍旧流传在人间。事实上,避孕套“淫秽的烙印”依然没有被抹去——即便是药剂师也羞于将避孕套公开陈列在货架上。

为了防止女人和孩子们看到令人羞耻的避孕套铁盒,他们会把避孕套放到小木头房子里,外面装上厚实的门板。

cabinet-1024x909.jpg施密德的木头房子,打开木门可以看到酋长牌、拉美西斯牌和xxxx牌的套套抽屉

到了50年代,避孕套自动贩卖机席卷了整个美国。然而,到60、70年代的性观念改革后,“性”才终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以幽默和愉悦的方式进入人们的话题之中。可是直到今天,当人们讨论避孕套时,仍羞于承认其除“保护”之外的功效。时至今日,或许我们使用的语言和措辞已有所改变,但我们仍在对关于控制生育的话题有所避讳。比如,比起说“避孕用品”,人们更愿意说“预防保健”。

在两千年后,避孕套的广告也仅能在某些夜间时段某些电视台中播放。像CBS和Fox这些主流电视台是拒绝播放这类广告。如Fox给特洛伊避孕套的一封回信上所说,回顾到1918年,“避孕用品广告必须强调健康相关的用途,而非防止妊娠”。于是我们又回到了同一个死胡同。

本文由”译言网”授权转载。


译文来源:译言 /  译者:今日看点 / 原文来源:collectorsweekly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