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方乙方

赵雷:总能引发女歌迷骚动的独立音乐人

编辑:Malisa Wu   发布时间:2015-11-17 08:26 星期二   

赵雷是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80 后”独立音乐人。早年混迹西藏,在丽江开过酒吧,后来骑摩托巡演,音乐现场总能引发女歌迷的骚动,最近火得起了势——虽然北京爷们儿大多能逗能贫,但他却惜字如金。撇开音乐,我们拉着这位自称不喜欢被采访的兄弟聊得相当投机——从他捡回来的流浪狗一直到他“凄风苦雨”的创作……

20150922赵雷26937修好THE FILES / 档案
赵雷
职业:中国内地独立音乐人
专辑代表作:《画》、《南方姑娘》、《开往北京的火车》、《我们的时光》、《三十岁的女人》、《再也不会去丽江》


Q&A

F=《男人装》    赵=赵雷

F :说说你为啥迟到吧?是骑摩托不让进四环吗?
赵:别提了,打车过来的,这一路可给我堵伤了。

F:没事儿——最后出场的一般是大牌!
赵:少来了,我可不是。你这么说,我都有点紧张了……

F :你真不来了,我们也当你犯了传说中的采访恐惧症。别紧张,就当跟个不认识的姑娘聊天。
赵:嘿嘿,没问题,咱聊着。认识不认识的姑娘跟我聊,我都会紧张……

F :少废话。你啥时候开始玩摩托的?
赵:初中的时候,那时候骑的都是给油就走的那种。到了高中,就开始骑挂挡的,后来就一直是大机车了。现在每天都会骑摩托,我隔一天会去游一次泳,直接就骑过去了。

F :这频率不低啊,看来游得不赖!
赵:我一次能游个1500 米,不带歇着的……

F :说说你游泳路上捡的那条狗吧?
赵:现在还在我家,我给它起过四个名字了。一开始叫肌肉,后来改叫肌腿,现在叫妮克,中间还有一个名字,叫马占林。

F :肌肌复肌肌……跟你打拳击有啥关系吗?
赵:我才打了一年多,呃,你这么说感觉还真是有点关系……

F :你打拳击是因为出去演出的时候安保不行歌迷太热情?
赵:哈哈哈,真没有,再说也不能揍人啊!这种运动真的很刺激。就是特累,在拳台上打,每三分钟打一个小节,一回合之后就感觉不行了。何况三回合呢,很累,很多次心跳都快跟不上了。

F :在假装的挨揍和揍人中寻找创作的灵感……
赵:其实打拳是分散、缓解一下压力。摩托车呢,能体现和自然一种亲近的关系——因为它不像汽车,整个人都被一个铁壳子包起来。反正,我觉得这俩事儿都挺酷。

F :你之前骑摩托巡演那事儿其实挺牛逼的。
赵:走过几千公里。我是觉得这件事吧,是一件特有意义的事儿。

F :据说挺危险的,差点玩完儿了吧?
赵:对,经常翻车。大家都翻过车。最严重的一次是,我们乐队的鼓手把手指头直接摔断了。

F :请为你的女粉丝还有你的兄弟们保护好自己……
赵:……

F :其实很多人担心你红了之后创作不出来现在这些歌的感觉了。
赵:其实不用担心的。

20150922赵雷27040F :不过,好像很多独立音乐人感觉都是凄风苦雨苦大仇深……
赵:真不一定,得看状态。反正苦大仇深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好的写歌状态。

F :这么说来,真应该一直苦大仇深下去了?
赵:不全是,我对以后的生活有过设想——比如我想买个房子,至少别老是租房子。我家人年纪大了,我也年纪大了,所以大家要住在一起嘛。

F :呃,这画风变换有点大。
赵:我看过几眼巨蟹座的介绍,对于家人那些特点确实我还挺像的,嘿嘿。

F :另一个巨蟹座歌手许巍是你的精神偶像不?
赵:他之前是我的精神偶像,至少在往前的那个年代,他的精神感动过我。之后吧,随着我年龄慢慢大了,思想会有些变化,然后,换人了……

F :换谁了?
赵:……不好说,有可能是一首歌的精神带着我走,有时候是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

F :从专一变成多情了。
赵:这个,我始终会记着那种感动我很长时间的人、歌或者其他东西,偶尔我感觉自己变了或者飞了,会想到那些事物给我的最初始的精神,然后再让自己退回来。

F :比如?
赵:不一定会具体到某个点上,而是整体的风格和精神力量,那种创作的状态可能会有些影响。我们都经历过那种孤独、贫苦的时候。

F :那你现在呢?
赵:现在不会觉得了,不过有时候也会觉得吧。哎,人嘛,都不知足。

F :太富足的生活会不会影响到创作?
赵:对。如果生活太富足的话,人的想法是会变的。有一句话说物质最少的人是最快乐的。

F :我情愿会影响到自己的创作!
赵:……

F :很多人觉着音乐人去参加各种节目会变得不够纯粹,也会影响到创作。
赵:在我的想法里,是没有这个边界的,只要能把歌唱好就行。如果想成名,就去参加选秀节目,当你的创作达到高点的时候,名气这东西就很不值一提了。可是,你如果真的达到这个高点,还能俯身谦虚下来,去学习更多的东西,那才是最牛逼的状态。参加《好歌曲》的时候这些事我都懂了,觉得这个事有必要去参加。如果非要想成要去成名,那可能会到顶,节目过去之后会掉下来。其实我就是去唱了一首歌,没有说要靠这首歌火。

F :要是都有你这自控力就好了。
赵:我知道我参加这个节目是干什么去了,而不是为了参加完节目靠这个吃一辈子。

F :做音乐这事儿,能吃一辈子吗?
赵:嗯……这个东西其实都想过,但我不愿意老是去想。之前会有很多节目去邀请我参加,我不太愿意去接这事,之所以没有妥协的原因是我想能有更多的时间体验更多的生活,然后可以辅助我的创作。

F :你这也没有啥采访恐惧症啊,口若悬河毫无漏洞嘛!
赵:也不是恐惧,反正就不喜欢。问来问去的总问一个问题,而且很多事儿也没啥好说的。太像采访的采访我就不喜欢。像今天这么聊天就挺好。


编辑=宛冬   采访+文=李明月   摄影+后期=邓熙勋   编辑助理= 西西

 本文刊登于《男人装》2015年11月号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