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方乙方

我们采访了一位“职业道歉人”

编辑:Malisa Wu   发布时间:2015-11-10 21:41 星期二   

古时的负荆请罪,终于有了现代版本——只不过这家伙是替别人赔不是去了,这倒霉催的……我们跟这位兄弟聊了聊他替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跑腿送礼传纸条的蛋疼人生……

1THE FILES / 档案
戴文传
年龄:29 岁
从业时间:4 年


F=《男人装》   戴=戴文传

F :约你一次还真挺难的。
戴:对不起,最近跑挺远的,这才回北京……

F :我想表达的是,你活儿不少。
戴: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属于随时待命状态,手机24 小时开机,平时跟客户聊天疏导,了解对方矛盾起因,有时候碰到哭爹抹泪的我们也得陪着擦鼻涕,出去开工还得随时切换成笑脸……

F :停,这么有技术含量?你登门说句对不起就差不多了吧?
戴:也不是啥技术含量。现在网上有说我们是“职业道歉人”,按字面理解就是带着东西见个面说句“对不起”就完事了,其实就这简单的三个字能让别人接受也没那么简单。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两个人真的矛盾特深,也白搭,我跟你讲啊……

F :你挑点儿有难度的讲。
戴:哎,这么说吧,我们得会角色扮演,心理疏导,情感咨询,情绪调动,能跑腿,捕捉机会,还要做好蛋糕啊花卉啊水果啊这类常规礼物的半专业知识储备……

F :等会儿,前面的多少能理解,后面的是怎么个情况?
戴:去道歉之前除了客户指定带什么之外,我也会提供建议,搭配上这些东西效果会更好一些,怎么搭配能代表啥的,不过我只是建议而已,客户指定的时候比较多,而且也比较集中。

F :集中在哪儿?
戴:手写的字条,或者手写信,有的会自己煮粥啊,或者蛋糕鲜花水果啥的。但是手写信是最多的。

F :啥人找你代道歉的比较多?
戴:情侣,或者两口子比例最多,其次就是同事,还有朋友,家人这些。

F :这得到啥程度,非得找人代道歉……
戴:我是慢慢总结出来的,现在大家生活节奏快,生活压力也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复杂。很多时候面对面的沟通越来越少——邮件、QQ、微信、电话、短信;再者,中国人太好面子,加上传统观念,表达方式特别含蓄,道歉这事儿还是当面说比较有诚意,咱们不像西方人那样习惯说“谢谢”、“对不起”和“我爱你”。

F :还好吧,第三句我就经常说……
戴:呃,其实还有别的原因,住楼房肯定不如住平房交流多,而且现在的人啊,关系都太利益、太金钱了……此外还有多种因素,你比如说环境因素,住楼房就不如以前住平房时的交流多。

F :难道派你出马就立刻见效?
戴:不到没招没辙的时候谁愿意找个陌生人为自己调解家事?两口子吵架找个陌生人,或者家里成员以后误会,怕亲戚朋友知道一些隐私,不好意思。让陌生人把心里的困惑说出来会更好一些,反正陌生人就见这一次。

F :这不还隔着个人吗?
戴:一般情况他们都是试过很多办法了,对方不接电话不回消息人都见不着,你说能咋办?做每件事之前我们都会分析一下客户,你把话发过来,我们该怎么说,责任明确,能不能办成,我们尽力,不能说一定能好,一定能办成,有太多不可控因素了。发生啥意外,服务费不退。不过有句话说得好:药不医死病,还得是有感情基础的,我们就是破冰的那粒小药丸……

F :嗯,还是蓝色的吧?我就不信你没干砸过!
戴:有,咋没有砸的,好家伙,我跟你说,也挺多的。

F :怎么算干砸了?
戴:有次一个兄弟委托我给他爱人送个纸条加一个挺贵的蛋糕,他俩冷战一个多星期了,起因就是这哥们儿加班好几天没陪她……我了解完觉得没问题,然后见到男的拿上信,又去他订蛋糕的地方拎蛋糕就奔姑娘的地方过去了……

道歉人F :目前剧情挺常规……
戴:我到地方上楼敲门,说是送快递的,然后表明身份,按常规套路说:将心比心啊,你看你爱人对你多好,其实他早就想跟你和好了,我要是你,早给你爱人打个电话了啊!你们本来也就没啥大事儿,你看他确实挺用心的……我就按着之前我跟委托人勾兑的串词加察言观色的话往下溜……

F :然后呢?
戴:然后她一直没说话,我把信递给她,趁她看的时候,把蛋糕拆开了,然后我傻眼了——抬头看那个姑娘还有点儿掉眼泪的意思,道歉这事儿应该问题不大了……

F :能说重点吗?
戴:蛋糕让我颠碎了……

F :……
戴:然后她看到了,问我咋回事儿,还能不能干点事儿了,balabala 给我劈头说了一通。我这顿赔不是啊,说跟她爱人没关系,这责任确实在我,你说本来人家就有矛盾,我这不找抽吗?

F :你终于发自内心地说“对不起”了……
戴:我一直都发自内心的啊!我赶紧在那转移话题让她先给爱人打电话,哪怕是投诉我也好,一呢他俩一致对外我也算完成任务了;二来我给自己争取时间,派人又送个蛋糕过来,继续赔礼道歉……后来没事了,毕竟他俩和好是第一任务。

F :这钱赚的真不容易。你们有售后吗?
戴:好不好得看你们的感情基础,有的一听都要死要活,压根就不能接。售后肯定没有,我们只管道完歉就完活儿,能不能好,这真得看委托人自己的了,再往后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而且,有时候我们还倒搭钱……

F :至于吗?另外不搭钱的时候咱能赚多少钱?
戴:每天跟你在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道歉,有时候电话过来一个小时都在那哭,你能不帮忙吗,其实这样帮完也基本没戏啊,反过来还说我们工作不到位……呃,不多,平均下来这一般的活也就二、三百块。去外地的话,除了服务费,车马啥的肯定得全包。

F :难道派你出马就立刻见效?
戴:不到没招没辙的时候谁愿意找个陌生人为自己调解家事?两口子吵架找个陌生人,让陌生人把心里的困惑说出来会更好一些,反正陌生人就见这一次。

F :你这是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
戴:我丈母娘说我就是和事佬,积德。跟我做过业务的基本都能成我的好朋友,有的客户已经跟我好几年了,啥事儿都会找我。我看我道过歉的和好了我也特别有成就感。

F :那么多哭爹喊娘的事儿,你这心态还挺好!
戴:那必须的,凡事都往好处想,心情自然好一些。

F :以后兄弟们需要道歉,一定找你办……
戴: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别介了,约我挺难约的。而且我还是希望你们别有啥误会,我怕你让我干搭钱的活儿……


编辑=宛冬   采访+文=秃噜皮的猪   摄影+后期=严寒   编辑助理= 西西   特别鸣谢= 北京小红帽之家(淘宝店)

 本文刊登于《男人装》2015年11月号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转载及稿件合作请联系010-65871645)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