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蒙娜丽涛的微笑

编辑:男人装   发布时间:2015-06-12 16:30 星期五   

郭涛坐在椅子上,在对《蒙娜丽莎》、《马拉之死》和《吹笛子的少年》三张名画的反复观看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不知是对这次表演感到举重若轻,还是对身上那件大低胸V领衫露出的胸毛有点不好意思……就这样,摄影师抓拍到了第一张:“蒙娜丽涛的微笑”。

郭涛

“男刊嘛,可以直接点。原话直接上,别温吞写我就好。”难得有人这么自信,或者说敢于真实。

我们都说,青年时代的真与热值得怀念,因为难以有人一直保持,演员这个行当尤是。自小郭涛并不算乖小孩,却也受了从艺父母的影响,进了中戏。在学校时,他与好友孟京辉大张旗鼓地树起对戏剧的新态度,誓要做反传统、反平庸现实主义的戏剧,他将年轻的真与热安放在《放下你的鞭子》、《沃伊采克》、《思凡》等戏剧中,并在《恋爱的犀牛》时达到一个高峰,20多岁的他迅速成名。

孟京辉曾说过,他最放心郭涛去演戏,因为他去了片场后甚至能帮他导几句、说几句。他将自己的真与热全部搁置在戏剧中时,反倒让他的角色更多了一些人性化的部分。不过,戏演得再好也是戏,自己在真正的生活里也只是刚解决温饱。

而后,他未掩自己对小康生活的渴望,转身进入影视圈,演过好片,但更多是自己都不忍再看的烂片,这样浮浮沉沉了很多年。当年宁浩拍摄《疯狂的石头》时,他不是第一个被邀请的演员,他不计较,那会儿并没有人了解他,或者愿意了解他,他却从中找到了自己的突破口。用他的话说,前几年沉浮也是积蓄能量,在关键时刻释放自己,小成本电影《疯狂的石头》让他再次成名。之后,我们常在一些卖座的电影中看到他的身影:是《黄金大劫案》里,那位早年热血沸腾却因无奈乱世生成如今落魄江湖的疯爹,又或是《白鹿原》中作带着点喜感的鹿兆鹏,却是一个真正的时代悲剧。或许,有一句话最能诠释他将小人物演绎的那种回味——穷人哭的时候也是笑的。

时间没有抹去他对理想留存的那点期待,他在青年时代无处不在的朝气与冲劲中添加了一些沉稳持重——无论经历多少世事也要认真追求的表演状态。在人生这个大话题面前,他如此展现了自己的器局:“进了娱乐圈,总觉得影视演员跟肤浅两字挂钩,但后来慢慢明白,好的角色一定有内涵,你要用自己的小追求去创造有内涵的小人物,每个人能从中看出自己的悲喜来,这就是名画的价值所在。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人挖掘,但有思想的人一定会爆发的。”

郭涛

郭涛:这是个盛产小人物的时代

最初是我们想得太过理想,干得也太执着了。有人也曾嗤之以鼻,说我是去演庸俗电视剧。这不重要,只要在艺术上这股劲一直有,你就可以通过任何角色来诠释自己,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你们看到的是癫狂或是执着的郭涛,甚至看到我能在《爸爸去哪儿》那样的节目上骂儿子,但你们不觉得,这是我完全放开后更真实、更真诚的我吗?这世界真诚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表演呢,不是只一条路可以走,做人也一样。关键是你有没有能力爱着你的职业,目前为止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职业的。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