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雅皮

耿乐:半熟,叫少爷

编辑:Ayikoo   发布时间:2015-05-19 17:42 星期二   

编辑=陈琳飞   采访+文=曹锎   摄影=吕海强   化妆=徐彤   编辑助理=吴雪   灯光场地=中纺影棚

耿乐喜欢身边的人叫他少爷,这个字眼听上去很布尔乔亚,让人联想到一群助理前呼后拥伺候大明星的情景。其实他是个独行侠,旁人毫不觉察,他就端着星冰乐,单枪匹马地出现在了拍摄现场。这个在美术世家长大的北京男人,需要的是一种精神上的宠爱,而“少爷”这个称呼,也很符合他那种带着艺术气质的优越感。他活得色彩浓烈,看上去还只得半熟,叫少爷,正是时候。

耿乐

色彩感是与生俱来的

耿乐有多重身份,是演员,还是画家。上中央美院附中,接着中央美院科班毕业,然后转行去拍电影,小有成就,在偌大的中国演艺圈,他是独一号。这段经历听上去很传奇,放到写小说的人那里,完全可以衍生出“约翰·克里斯多夫”式的关于理想与纠结的故事。但对耿乐,没什么特别的,用他的话说,“画画是我与生俱来的东西”。

这还要从一则新闻说起。之前中国国徽的设计者、著名画家张仃去世,在八宝山举行隆重的追悼会。这条新闻被各大娱乐版转来转去,题眼和照片的焦点都是走在队伍中、抱着逝者骨灰盒的长孙耿乐。人们带着一种新奇的眼光,重新审视这个明星的家族背景,就像发现了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但对于耿乐而言,爷爷去世是家事,履行家族成员的使命,学会更成熟地去面对生活的变故。他把对爷爷的思念也贴在了微博上,从那天开始,他的微博头像从一向喜爱的阿童木变成了哪吒。因为动画片《哪吒闹海》的人物造型设计就出自他爷爷之手。头像选择的是幻化莲花前自刎时那一幕,就像耿乐童年记忆中那些红色小英雄,这个哪吒的双眼中,同时充满了哀伤与愤怒。

耿乐

家人没有预先设定我会成为怎样的人,

我的成长不是高压式的,很自由。

除此以外,耿乐很少提到爷爷,也不会炫耀家学渊源,这似乎有悖于人们对于北京少爷们爱现爱比的印象。其实那些都是胡同范儿的生存法则,耿乐是真正的少爷,他传承的是诗礼大族真正的乐天知命。享受生活,而不是与生活搏斗,这样的生命哲学也映射在耿乐的事业选择之中。比如画画,是使命,而不是目的。“我从小就喜欢画画,画得还不错。但爷爷从来没教过我一笔,也许这就是基因决定的吧。如果说家里面对我真的有什么影响,就是告诉我,你该考哪个学校。父亲说,你一定要上(美院)附中,考美院,而这些也是我的志向。”

画画就是耿乐的命,他的电影之路甚至也是从美院开始的。1993年,他大三,正在学校操场上看姑娘,结果被一个来挑演员的副导演看中,邀请他在《头发乱了》里演一个摇滚歌手。“这事儿一听我还挺激动的,从来没接触过嘛。从那一天起,我的生活之路就拐弯了。”毕业后耿乐改行拍戏,家里依然支持他。“家人从没有预先设定我要成为怎样的人,我的成长不是高压式的,很自由。”

“你就演吧你”,一句顽皮的自嘲,对表演,对艺术,对生活

对一切,似乎都可以用这样的情绪来化解。

自省的明黄:你就演吧

耿乐

“你就演吧!”耿乐的个性独白。讲起来至少有两种意思。“你就尽情地演吧”,一个沉甸甸的祈使句,是他内心那个本我的灵魂鼓励;“你就演吧你”,一句顽皮的自嘲,对表演,对艺术,对生活,对一切,似乎都可以用这样的情绪来化解。现代人应该学会用另一个适度分裂的人格来审视当下的自我,对于演员来说,这更应该是渗入骨子里的本能,因为别人的故事和自己的眼泪,本来就不那么容易分清楚。

耿乐是个好演员,从《阳光灿烂的日子》、《北京乐与路》、《开往春天的地铁》、《旅程》到《桃花运》,他逐步奠定了自己在银幕上的地位。“硬派”、“冷峻”、“性格”是媒体常常用来形容他的虚词,对此他毫不在意。“我完成的是一个个角色,就像画画,没有好与不好,只有你喜欢不喜欢。”

你们吃过真正的好鸡蛋吗?皮一磕就碎,薄膜附着在蛋壳上很容易剥开

蛋白是丰满均匀的,蛋黄也是有层次的金黄色

那才是带着诚意煮出来的。有没有诚意,这很重要。

真实的正红:煮一只鸡蛋也要有诚意

耿乐

身为北京少爷的耿乐也喜欢侃,从“五四”运动与国学根脉的断裂侃到当代电视剧剧本薄弱现状;从摇滚青年的性格成长曲线侃到最喜欢的炸酱面,最后才来到这个话题——煮一只鸡蛋也要有诚意。诚意,这是耿乐最后才提到,却不经意流露于外的一种东西。

“我们在剧组经常吃到各种歪瓜裂枣的鸡蛋。那都很没有诚意。你们吃过真正的好鸡蛋吗?皮一磕就碎,薄膜附着在蛋壳上很容易剥开,蛋白是丰满均匀的,蛋黄也是有层次的金黄色,那才是带着诚意煮出来的。有没有诚意,这很重要。”

在耿乐看来,相比于2D动画,3D动画就没有诚意,电脑制造出了立体的形象,但其背后的事实,却是冷冰冰的技术取代了人类最有诚意的传统工艺。所以他不喜欢《功夫熊猫》,最喜欢的还是古老动画《阿童木》。“那是第一部引进中国的外国动画片,那时我9岁,阿童木就是我心中的神啊。”阿童木有一颗赤子之心,这个理想化的小英雄在耿乐心中打了情结,从此他成了阿童木控。在他的家中,是满坑满谷的阿童木。

耿乐也不喜欢象征着身份与财富的名牌跑车——因为那看上去也很没有诚意。“跑车拼的是速度,但在城市里,你只能在水泥公路上跑,路还被分割限制成狭窄的小条,怎么可能跑出速度?我喜欢越野车,闲了就去郊区,在漫无边际的荒野里开出一条路来。”

耿乐迷上了太极拳,旁人都很不理解,一向笼罩着艺术与时尚的型男,为什么会选择如此古老而缓慢的运动。“这是一个文化标准问题,为什么瑜伽、普拉提就是好的,时髦的,而太极就是土的,只能属于公园大爷的运动呢?中国人该不该用西方人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身体?拿我自己做例子吧,我也在健身房待过很多年,重复那些力量练习,很枯燥,教练还让你吃蛋白粉,最后并没觉得有多健康。最后问我自己,我真的需要这些吗?不,我不觉得快乐。”寻觅多年,耿乐终于发现了太极这种最适合自己的养生方式。鹤步虎形,吐纳生息,这是运动中的艺术,而且也很符合耿乐的标准——天人合一的诚意。

刚刚还在弹着电吉他的长发愤青,转瞬沉静下来,穿着仙风道骨的功夫衫,在庭院里打太极,这种穿越让我们一时间还很难接受,耿乐自嘲说:“这就是时间的变化吧。”日益成熟的少爷,正静待他人生中的极盛之年。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