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帮

米原康正的肉与思

编辑:Ayikoo   发布时间:2015-05-11 19:02 星期一   

编辑=司徒绿   采访+文=康大人   摄影=神思远

苍井空第一次来中国是2009年前后,是我带到上海的。她在出道前我们就开始合作了,当时我就知道这小姑娘能红。她当时说我就要做AV女优第一红人,我就觉得我可以协助她。

米原康正

只要你关注微博上的自拍美妞,你就极有可能遭遇上日本色老头米原康正。因为但凡自认有点姿与色的中国姑娘们,都会积极发微博 “@米原康正real ”。一位年届六十外表近乎 “猥琐”的日本老头竟能在中国公众平台掀起如此可观的女性身体自我解放的浪潮,可谓 “夷之所为,非我所思”。

我们在塞班岛遇到了米原康正,他手拿一个拍立得,头戴一顶歪鸭舌,还是那个可爱的鸟样。得知《男人装》想采访他,米老头立马答应,看上去他心情愉快。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每天都会骚扰他一会儿,他也乐此不疲。有天晚上他甚至提出了一边做足疗一边接受采访。

这次提问将会一个关于肉体,另一个关于思想。

F=《男人装》 米=米原康正


F:女性最诱人的部位是哪里?
米:女生全身上下跟男人不一样。整个整体就是个诱人的东西。我从小以自我为中心,看女孩多了反而能让我更了解自己。比如看到女孩大胸,我就会摸一下自己,哦没胸,哈哈!


F:有“摄影道德”这样的东西吗?我听到一种说法,你是相对比较道德的Terry Richardson,你接受这样的说法吗?
米:我俩是很多年的老友,他走上摄影之路也跟我有关。他1997年来到日本,我带着他逛了一圈东京。他觉得我那样拍照很好玩。在一周时间里我俩逛遍了东京,长聊了关于纪录片、街头文化,以及由街头文化本身推送的那些闪耀的女性。他超爱女性。我给他看了荒木的写真集,并向他做了介绍。他走之前去二手书店买了那些书籍,从此开始他自己的摄影事业。我俩就商量他负责纽约部分,我负责东京部分,并且各自都保留一块两个城市“丑”的一面。
我觉得我俩有一个区别,他是顺着女人的身体往上爬,打破了普通人的道德观,冲上了顶端,然后自成一套他个人的道德观;我是站在很多人中间让大家觉得亲近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的人。我让普通人都觉得自己可以像我一样尝试一下拍照。Terry确实是表现欲比较强 的人,有点像荒木经惟。


F:微博上很多女孩不断@你,显然是渴望被你拍摄,被这样的渴望包围,对你意味着什么?
米:1995年,我做一本叫《egg》的杂志,里面的内容都是关于路人和素人。90年代日本不良少女很多,她们很善于自我展现,在街头非常抢眼。我就把她们聚集起来做这本杂志。
微博@我的女孩都是自我表现欲比较强的。有些我转了,但没转的更厉害,全裸的,女人和男人都有。我也考虑中国媒体的尺度要求,不想去触碰中国的法律。我想,如果把她们聚在一起,做一本什么东西会是很好玩的事情。


F:摄影师的直觉和思想,哪个对你更重要?
米:同样重要。


F:接上一个“肉”,微博上所有那些@的回复,都是你自己回的吗?如果是,一天要花多少时间来回复?
米:全都是我自己回的,所以你才会看到我写一些奇怪的中文,我是靠网络翻译。微博最火的时候我经常一整天都在回复,那时@我的人太多,太多的人需要回复。我妻子还为此跟我吵架,说你能不能干点正事。现在我也平均每天花一两个小时来回复。以前微博里的人对我有很多争议,我会反复跟人对话,争论。因为语言问题,我只能做些简单的回复。我一般不直接转发,总会加一点我自己的话。我还会到女孩微博里去看别人给她的回复。看到她被别人骂,我会去跟那个人争论。那些女孩是靠自己的热情在身体力行,有什么错?干吗要说她们?我很讨厌那些说那些女孩怎样怎样的人。我会跟他们说,你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对方说,对,就是这样。我就说,那你也尝试做些自己觉得好玩的事情。

米原康正


F:用拍立得拍摄对你意味着什么?有行为艺术的成分吗?
米:我早先曾是杂志编辑,经常会在拍摄现场协助摄影师工作。我看到他们在布置灯光和道具的时候,模特会被冷落一旁,显得很无聊。他们不重视和模特的交流,我感觉这样是有点问题的。所以,在他们拍摄间隙我就用拍立得去拍这些模特儿。对我来说,拍照的好坏不是技术或设备问题,我要的是生活本身的自然性。日本1998年出现拍立得,正中我下怀,用着顺手,我就一直用它。我的东西还是记录的成分居多,喜欢把当时流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呈现出来。我的艺术性就是拍下我当下最想拍的女孩,把她们在街头最闪光的瞬间 捕捉下来,拍出她们原本的味道,经过适当编辑后展现出来。近五六年我一直在中国转,拍中国女孩比较多。我也去了一些二三线城市,去看看那些甚至连中国的摄影师也不怎么关注的女孩子们在夜店是怎么玩的,我觉得这很好。


F:说说你拍摄姑娘时最有趣的一次经历。
米:对我来说每次都很好玩。每次拍摄都是对自己的新的认知。在中国现在大家仍觉得大胸比较好,大胸妹都很自傲。日本很多大胸妹都有自卑感,会把背弯起来。这也让我看到了各个国家人文状况的差别。中国@我的女孩大胸的比例非常高,让人误以为我喜欢大胸。
有些姑娘会说,我是小胸,我可以@你吗?我就说,没问题这样也好看。然后看到她的评论里有人说,这老头明明喜欢大胸,太虚伪了。我就又会在她的评论里跟人打口水战。作为人而言,是男是女,或高或矮,或美或丑,对我来说都差不多。我只是不喜欢日本那种坐 办公室的白领,见到下属傲慢无礼,见到上司点头哈腰。


F:存在一种叫做日本时尚摄影的东西吗?
米:(想了很久)日本时尚摄影就是比西方更西方的摄影。有些人连教堂都没去过,却很会装逼,弄个十字架,搞得还非常的像,比美国人更美国人。


F:什么样的女性形象你肯定不会举起相机来拍?
米:口是心非的人。就日本而言,白领我不拍。我拍的AV女优,都是那些直白地向世人展示自己AV女优身份的女孩,甚至为此自傲。在日本这是众所周知的。苍井空第一次来中国是2009年前后,是我带到上海的。她在出道前我们就开始合作了,当时我就知道这小姑娘能红。她当时说我就要做AV女优第一红人,我就觉得我可以协助她。她的誓言、梦想和行为是极为一致的,这非常不平凡,在日本社会尤其难能可贵。


F:你的拍摄风格的形成和你之前的日本摄影艺术家有关系吗?
米: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喜欢摄影。当时就收集照片,并不知道是谁拍的,后来才发现几乎全是筱山纪信拍的,只要带有一些色情的偶像明星什么的写真全是他拍的,这让我比较吃惊。他有一个系列叫“激写”,60年代有一个叫《Goro》的日本杂志,他就在那里发表作品。我的初中高中时代只能把这些放在桌子下面看。到了高中,男孩发育好了,就有一些想法看荒木的东西。我觉得筱山是官能方面的感觉,荒木更多的是思想上的刺激。如果男生要自慰,可以看筱山,看荒木不太有这个效果。如果他要想得深一点,就看荒木。
80年代小学馆出版社发行了《写乐》月刊,是筱山的主战场。同一个时间白夜书房出了《写真时代》,主将是荒木,有时候也有森山大道。我当时刚上大学,选择了《写真时代》。荒木当时把他老婆死掉的样子拍下来放到杂志上去了。大家会觉得记录是不是要记录全 部,他似乎就是想要记录全部,连老婆死也记录。当时筱山就责问荒木,拍照是给大家带来幸福的事情,你这样把老婆死掉的照片放杂志上去,你觉得自己还是个摄影师吗?我只看到过一次他们俩在一起。两人的世界观和摄影观是截然不同的。现在大家都称我为色老头 ,一看到照片就说,“哦,老头拍的”。这蛮有意思的,有点有筱山在大家心中的感觉。

米原康正


F:你接触的中国女孩和日本女孩有什么不一样吗?
米:日本女孩,她首先在乎外面,大家都在关注什么啊,外面在发生什么啊,比关注她们自己更关注外面的状况。比如你问一个日本女孩,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啊?她会反问你,那你想吃什么啊?像中国女孩,我问小梅(翻译),你想吃什么,她会马上就说我想吃什么 。我看到过中国女孩在商店试衣服,没进更衣室直接把外套脱了就换,这在日本女孩身上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我感觉中国女孩和日本女孩加起来,会达到刚刚好的感觉。两边都有点极端。日本女孩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所以苍井空就很另类,这样的性格在日本是有 点过了,行不通,但在中国就行得通。


F:前天看了一会儿你拍摄,你不时提示姑娘进行小幅度的肢体调整,但很少干预她们的精神状态。对你来说摄影师和模特之间的理想关系应该是什么样的?
米:我经常会盯着女孩的胸或屁股拍,但不会让女孩觉得难受。我对营造轻松的氛围很有心得。我拿小相机拍摄,已经不存在摄影师和模特的关系了。我拍完片子都放到透明片名夹里,大家都会围上来看,这在别的摄影师是不可能出现的。我的工作与其说是摄影师与模特的关系,不如说更像是朋友之间在拍照留影。我觉得这是我比较厉害的一点。对我来说,最理想的拍摄状态是:我拍女孩,拍的是女孩自拍的状态。


F:如果摄影师的恋人或妻子反对摄影师拍女人的光屁股,他应该选择是哄还是分手,或是隐瞒?
米:这种人怎么可能成为我的老婆或恋人呢?哼哼哼哼……经常我跟别的摄影师聊到女孩的裸体拍摄,有些人就会烦恼,他们回去怎么跟老婆或恋人说这事。我觉得这是工作,怎么会有这样的烦恼。有现在的我,就是因为有我这样的老婆(米原妻子也是米原的经纪人, 一直陪着我们采访)。看到胸好看屁股好看的女人,我老婆也会叫出声来。我女儿也一样,她小的时候正好是情色出版物盛行的时候,她看到自己喜欢的就会去打印出来。一个女人看照片,不管情色的还是可爱的,都是她自己想要的状态的投射。


F:在时尚摄影领域,你认为中国和日本哪边更强一些?
米:中国!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日本买时尚杂志的人是买不起东西的人,而中国买杂志的人是买得起品牌的人。日本有钱人只买很下流的杂志的,不买时尚杂志。现在,在日本必须要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才会有钱,所以,有钱人素质不高。我觉得时尚摄影在日本根本行 不通,在中国更行得通。中国人越来越有钱了。


F:请给你喜欢的所有女孩选择一个比喻:月亮、茄子、兔子、烂苹果、焰火、柠檬、百合、女儿、豆腐、果汁、火箭、无底洞、吸盘、火腿、口香糖、牡蛎、母牛、牛奶、鱼、蛇、毒品、樱花。
米:老师。每时每刻都从女性身上学到东西,也更了解自己。

米原康正


F:光对你意味着什么?
米:可以更体现女孩的可爱。如果去夜店,有没有光无所谓,但如果白天拍女孩,我非常介意光的问题。只要稍稍多一点点光,女孩就会看起来可爱很多。这次拍摄,我有时候给过来看的女孩美图一键亮一下,她们就会觉得好看了。


F:如果你必须选择亲吻一位陌生女性的某个部位,你会选择哪一个?
米:首先肯定是嘴巴,从那儿慢慢开始。不可能一下子去亲胸,不然就给打耳光了,哼哼哼哼。一下子亲屁股也不行,也会被打耳光。哼哼哼哼哼哼。


F:有一位哲学家称日本为符号帝国,日本艺术通常给人的印象是对形式感的强调,你的形式感是什么?
米:拍立得就是我的形式感。


F:就你的拍摄而言,有性开放的尺度吗?
米:不能触及我老婆的底线。这通常是一开始就定好的,因为我知道她的界线。这样我才能堂堂正正拍我的东西。我不会做自己说不出口的事情。


F:请谈谈日本女性的羞耻感和她们经常同时拥有的虐恋嗜好。你本人有这方面爱好吗?
米:“雅咩蝶”中文是“不要”的意思,其实跟“爽”是一样的含义。在西方,如果女性说不要,人家真的是不要,男的就会停止,不然就可能就是强奸了。但在日本却是“继续”的意思。所以西方男人会搞不清楚日本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女性有点羞耻感是很好的事
情,看你怎么理解。总的来说,日本就是个变态的国家。放荡和羞耻感在日本真的是被融合在一起的。江户时代就是超色情时代,很多穿着节日盛装在街上跳舞的都是田里劳作的男人,每到特定节假日,那些平日在田地劳作的男人们全都穿起节日特别的服装在街上跳舞 ,他可以在那天找任何他看上的人做爱,完全自由,连邻居的老婆你都可以叫。现在的日本人上班的时候诚惶诚恐,一下班,稍稍喝点酒就去乱摸人家屁股,或是到海外出差,能找到机会干吗就去干吗。日本人平常工作的拘谨状态和他下班时的放肆淫荡其实是同一个人 的同一个状态,当你这样看的时候,他们就是正常的人,只有我们把他们分开来看的时候,你才会觉得他们是变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