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人物

大张伟:45岁时我的青春才会结束

编辑:男人装   发布时间:2015-04-03 15:03 星期五   

编辑=司徒绿   文=王潇潇   摄影=池磊   化妆= 王小波   编辑助理=初初+赵美之

服装鸣谢= BV+ETRO+LACOSTE+REPLAY+J.LINDEBERG+C.P.U+JIMMY CHOO+SENS私人定制男装+DUNHILL

灯光场地鸣谢=SOUL STUDIO

 

年初一首神曲《倍儿爽》成功红遍银河系,让广大群众对他“高端low”的风格寄予厚望。于是他也不负众望,终于推出了最新杰作——召集48个彪形壮汉,穿上蕾丝白纱裙,在胸前比划着心形一起翩翩起舞,高歌“我的小公主,我的小公主,爱的小公主,我来温暖你幸福……”

这画面,想想也是醉了。

 

自从参加《百变大咖秀》解放天性后,大张伟的人生就在恶搞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没办法,大张伟就是这么不走寻常路。这首怪异的《胡撸胡撸瓢儿》是专为暖男电影《我的早更女友》所做的主题曲,灵感其实是来自于老北京的一句方言“胡撸胡撸瓢儿”。这句话的原本是指小朋友磕了碰了受伤了,大人就会胡撸胡撸(摸)孩子的脑袋说“胡撸胡撸瓢儿吓不着”,以示安慰,被大张伟改良成暖心男友专用词汇,为此他还特意带领这48个“金刚芭比”组成“早更48逗士”男团,听上去就是为挑战“AKB48”女团所生。

 

所以其实别看大张伟平时疯疯癫癫没句正形,但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一样。采访时跟他讨论当下乐坛的新生势力,娱乐圈的热门话题,他都能冷不丁甩出几句切中要害。当然,他最爱的还是国外脱口秀和喜剧节目里低俗无下限的恶搞桥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位31岁的大男孩青春期真是太长了,长到大家依然觉得他还是花儿乐队那个蹦蹦跳跳的15岁少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讲也确实如此,“我觉得我还15岁,青春还早着呢,起码到45岁才结束。因为我还有好多事儿没干,好多刺激的,别人看上去特别二,特别不应该做的事情,我想去做,只是因为资产的问题,延后了。”

 

当年跟TFBOYS比就是发型不同

 

F=《男人装》   大=大张伟

 

F:那你现在是打算赚钱还是完成理想?

大:我先把我该挣的挣完了,就有资本和底气去干那些相对过分的事儿了。

 

F:不是一直想好好搞个“脱口秀”吗?

大:是,但是我发现一个问题,做节目不像制作歌曲,自己就编了写了唱了,还是得找个特别好的团队一起工作。之前网站跟我合作的人来自电视台,思维还是比较传统,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那样,其实节目不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才有意思?就算你有想法通常只能完成40%,根本就做不好,花了很长时间最后感觉特别LOW,就不想做了。

 

F:你的理想是做成什么样的?

大:我希望有更多好玩儿的环节,比如我最近特别喜欢看《杰米·福克斯秀》,环节特别多而且好玩儿。比如采访艺人时他做了两个特别逼真的嘴,然后把他的嘴搁在对方嘴上,对方的搁在他的上面,这样的效果就等于你们还在聊天,但全是反着说的。我刚看了今年艾美奖的颁奖晚会,比去年逗,开场笑话就说MTV音乐电视大奖是开奖前一天颁奖,他们则是星期一颁奖。我看完才知道,等于现在美国的MTV台也不怎么放MV了。

 

F:那他们在干吗?

大:也都放“真人秀”, MTV台以前有个“真人秀”特别红,叫《泽西海岸》,就讲几个年轻孩子天天开趴玩乐荒淫无度,每天就拍他们调情打架。还有的“真人秀”专讲未婚妈妈的,叫《16岁的孕妇》和《少女妈妈》。现在比较红的是《The Real Housewives》,就是几个打扮特别妖艳的女人,天天逛街购物,给一个任务,比如说谁能博得一个男人的喜欢,就评分最高,其实就是纯炫富。我觉得在中国“脱口秀”不好做是因为,让中国人特别开心是件特别难的事儿,所以环节互动必须看上去特别有意思。但这些东西都需要脑力,才能想出特别新鲜的点。

 

F:中国大多数“脱口秀”都还停留在清谈模式。

大:对,我越来越觉得很多采访问“最近在干什么”这件事情特别怪,你说一个艺人还能干什么。前两天我听一事儿特别生气,你知道现在韩国艺人已经牛B到什么程度?我都接受不了,都要牛B到跟慈禧太后一样了。我有一主持人朋友,去主持韩国一个挺红艺人的歌友会。还有五分钟韩国艺人要上台了,他就去人家房间自我介绍说是中国主持人。结果那个人说,哦,把墨镜一摘,然后抬起两只脚,有两人一边一个给穿好鞋,同时还有一个人扶他站起来,有人在前面专门拿着镜子,前面有俩保镖专门拿电给照这个镜子给它打光。然后他就上台了,一般艺人上台就唱歌,放一个音箱也就够了,但他需要一个电视屏幕,里面写所有主持人问的话,和他要回答的话,必须一个字不能多一个字不能少,而且任何互动不能做,屏幕里没有的也不能做,任何多余问题都不回答。等于他就上台照着念一遍他的台词,然后他就下台了。所以我现在就特别喜欢TFBOYS,因为他们终于把韩国艺人灭了。现在TFBOYS那么红,我觉得是好事儿。

 

F:刚才你拍照时大家开玩笑说其实你们就是当年的TFBOYS。

大:我们当年可差多了,人家有多少人喜欢啊,而且多听话,我们是不听话还老招人家,现在越听话越好,而且从15到35都一个发型。我觉得他们的脸其实长得跟我们十五六岁时差不多,就是发型不一样,我们那会儿没有留那个发型,那会儿那发型根本不能进校门的。

 

“唱情歌的吸毒完全没有意义嘛”

 

F:说到青春,今年有看一些青春题材的电影吗?还蛮热的。

大:没有特别贫的就不关注,因为他们大多是走情怀的,基本上都是八零后在怀念青春的。也太早点儿了吧,才刚三十多,不是四十多还正青春吗?

 

F:因为“八零”后现在掌握话语权了啊。

大:那应该更致力于让这个世界更自由呀。反正都是卖情怀,我看罗永浩他们还卖月饼。

 

F:罗永浩是卖手机的吧,卖月饼的是“罗辑思维”,卖得挺好的,必须是发朋友圈让朋友送。

大:我从来没发过朋友圈。

F:光看吗?

大:我也不怎么看,自从前年开始我就完全不关注任何人生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不过我觉得韩寒、郭敬明今年做导演挺牛B的。

 

F:你去看了他们的电影吗?

大:我没看,但是我看了很多人的观后感,总结了一下就明白了。韩寒不就是拍了个公路片嘛,郭敬明是拍穿名牌和好车,这是“九零”后“零零”后欲望的G点嘛,喝个红酒都要穿貂皮大衣。

 

F:有看到关于明星吸毒的报道吗?今年这事还闹得挺大的。

大:我就算不想关注,也肯定都知道啊。我就是觉得这事情没有必要,我真的是不理解李代沫,他是一唱情歌的人,平时还挺斯文的,吸毒对他没意义嘛。不像唱摇滚的,还需要一些叛逆的气质。

 

F:你这是瞧不起人家唱情歌,嫌人家太大众了。

大:不是,我是觉得这就相当于唱歌界的濮存昕,吸毒干吗啊?就是特别怪,感觉不是叛逆的人,有些文艺工作者,美其名曰“吸毒可以带来灵感”之类,那这对于他们的业务来说就没有什么意义,难道他们还需要放松吗?

 

F:你今年有关注到什么好玩的娱乐现象吗?

大:其实我还挺关注ChinaJoy的,因为有两个长年给我伴舞的孩子,今年参加ChinaJoy演出去了,我才知道有这事儿。我以前就听说那有好多胸大的女孩,但没看过,后来他们给我看了里面拍的照片,还真挺棒的。

 

F:你是指从来没看到那么多大胸姑娘凑到一起吗?

大:我是觉得终于有一个地方能把年轻人都吸引过去了。挺逗的,其实ChinaJoy才是真正年轻人荷尔蒙散发弥漫并且在空中互相撞击的一个地方,在那所有人的眼神都倍儿亮,都是汪峰的眼神。我并不是说这些女孩胸大有意思,胸大的有的是,但没有那么多宅男,对了,我最近还听说有个“AK48”特别好玩儿……

 

F:因为一个组合有48个人显得特别牛B吧……

大:不是,是因为中国脑残粉跟他们粉丝相比,立马就被比没了。因为他们的歌迷看演唱会时,全程都是带着荧光棒而且编了舞蹈的。这不像《江南style》或者《小苹果》那种,我们在台上跳,他们在台下跳。人家“AK48”那帮女的就是在台上正常跳,然后是歌迷有自个儿编的舞,加上荧光棒倍儿复杂,现场可是有好几万人啊。我听伴舞她们在日本也好玩学了一下粉丝的舞蹈,都是喊得特别齐,特别有节奏感。声调怎么起来,荧光棒怎么甩,还有抒情时甩过来时突然间的手形,可厉害了。后来我还去网上找了很多“AK48”的现场演出,那个气氛真的太厉害了,一般都是男歌星演出,女粉丝在下面尖叫,但这个演出得有六七万宅男,个个都是倍儿猥琐那种,凑一块儿,每个都拿着荧光棒,按说宅男运动能力不是特别强,可他们特别齐,有点儿像奥运会开幕式举汉字,上下左右挥舞就跟LED大屏放的,倍儿震撼,能感觉到那种弥漫着荷尔蒙的性吸引力。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
下一篇: